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先礼后兵
     张启凡在窗口的位置放了一个火盆,火盆旁边堆了一大垛纸钱和金元宝。并在窗台处摆了一个香炉,插了还未点燃的三支香。

     之后又在许军所躺的床底下,按照北斗七星的造型放了七个油灯,点燃起来后,阵阵油烟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卧室。

     床头的位置放了一盏长明灯。

     引魂灯的线拴住了许军的双脚,待引魂灯点燃后,会受到热力的原因浮空飘了起来。只不过引魂灯的火焰是蓝色的,而床头长明灯灯火的颜色是正常颜色。

     做法事用的法坛被黑布遮了起来,摆放在了一边。忙完了卧室里面的准备工作,张启凡不放心的又去看了看许军胳膊上的那根刀痕,已经长到三分之二了,预估了下时间,差不多夜里12点走到头了。

     张启凡想了想,取出一道六丁六甲护身符折起来塞进了他的嘴里。

     做完之后,又细细观察房间里,感觉没有什么遗漏的了。

     张启凡终于放下心来,下了楼梯看看院子里老周准备的怎么样了。

     “大家都辛苦了,回去吧,谢谢了。”院子里熙熙攘攘的人群纷纷离开了,看样子应该是忙完了,老周看到张启凡开门出来,一脸自信的说:“师兄忙完了吗?我院子里也全部弄完了。”

     老周指了指别墅四个角落的四根树立的竹竿,拍了拍胸脯说说:“师兄,全部按照你的意思弄好了,放心吧,这次咱们可是大手笔啊,我都有信心搞定了。”

     张启凡点点头,掏出了手机看了下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半了,按照自己推测的话,那东西应该是会在夜里十二点来索命了。

     三才灭魂法需要三个与许军八字相同的人,在阴时阴刻同时做法,让他们遭遇横死,将他们的尸体入棺,半埋起来,竖着摆成一个“三”字。

     这时横死的三人会产生强大的怨气和煞气,再找来一具生前对许军仇恨的尸体,通过做法,让这具尸体吸收了横死三人的怨气和煞气。

     此时厉鬼已经初步形成,但是还要将纯阳之物打入厉鬼尸体的腹中,让它口含许军的头发或者其他表皮组织,并用阴沉木所制棺材,将厉鬼装入棺木中,并用符法贴满棺木将它困住。

     那厉鬼因为体内有纯阳和纯阴之气交错,会极度痛苦,但是又无法冲破棺木,只会在里面挣扎。

     厉鬼会在自己尸身的手臂上划出三道刀痕,用来排泄自己身体内的阳气,同时也会让许军的手臂在相同位置上慢慢出现。

     许军因为三道刀痕,身体内的阳气也会慢慢泄了出去,日积月累,体内的阴气会越来越重,而那与他相连的厉鬼身体里,自然阴气也会越来越重。

     所以许军的身体每况愈下,等到三道刀痕完全成型,那么体内的阳气就代表全部卸出了。

     平常人体内的阳气很盛,人有三把火,所以鬼魂无法靠近。

     本来那厉鬼身上的诡异的红色鬼气,上了已经阳气快要泄干的许军的身体,只要到了午夜之时,鬼气将会带走许军的两魂七魄,许军也会气绝身亡。

     原本看不出来手臂异常的时候,就是因为这股鬼气做的障眼法而已。

     只剩一魂残留在许军的尸体里,又因体内旺盛的阴气和遭横死产生怨气,之后将会变成没有意识的厉鬼,过了夜里12点,恐怕住在这间别墅的人都会遭到毒手,落个惨死的下场。

     一般的探员根本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会以一般的刑事案件就此了结。即使是灵异探员来勘察,除了知道三才灭魂法,也会毫无头绪,根本找不出任何证据。

     这期间陶娅虽然找过几个道士,那背后的高人对于这些所谓的江湖道士根本嗤之以鼻,随便用些雕虫小技就让这些江湖骗子以后生活不能自理,或者生活已不能自理。

     直到张启凡的出现,用六丁六甲护身符咒,通过茅山道法力量将那缕鬼气逼了出来,使得原本快要大功告成的鬼气只来得及带走许军的两魂。

     “师兄,你看那个背后高人今晚回来吗?还有他控制的厉鬼?”老周想到白天大张旗鼓的准备,害怕惊动了对方,现在心里有些吃不准。

     虽然当年跟着张启凡的爷爷,和其他人一起学习茅山道法,奈何他也只是外门弟子,有关于这些道家“非正常”的内容他也仅仅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

     只有像张启凡的亲传弟子,才能完完整整学习到。

     张启凡看了老周一眼,很肯定的点点头:“必然会来,我敢保证。”

     “两位道长,忙了这么久赶紧来吃饭吧。”陶娅在门口朝着张启凡和老周挥手。

     “走咧,师兄,吃饭了,咱们从上午10点多一直忙到现在,中饭都没吃,赶紧吃饱了晚上好干活。”老周屁颠屁颠的晃着他的大屁股走了。

     陶娅吩咐佣人摆满了整整一桌的饭菜,各种海鲜鲍鱼,还有烤鸡,水煮鱼,极其丰盛。老周此时也放下了平日里爱装X的毛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看来是真的饿坏了。

     陶娅也热情的毫不介意,还不停的给张启凡夹菜:“两位道长多吃点,就当是在自己家了,不必见外。”

     “师兄,赶紧尝尝,这些海鲜的味道和我在饭店吃的完全不一样,上好的货色啊。”老周吃的满嘴流油,时不时还嗦了嗦自己残留在手上的食物渣,一脸陶醉。

     “小道长,我有个好奇的问题能不能问啊?”陶娅看着张启凡很斯文的吃着饭,又看看老周风卷残云,反差极大,觉得有些好玩。

     “陶太太请说。”张启凡点点头回应。

     “道士是不是都吃素,不能娶老婆啊?”陶娅说完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微微笑了笑。

     “陶太太,不能娶老婆,只吃素食那是和尚,咱们三清祖师爷,可没定下那么多规矩,其实道士也是可以娶老婆,吃肉的,顺便说一句,我师兄还是男生,还没谈过女朋友呢。”老周嘿嘿一笑,眉飞色舞的看了看陶娅,顺手又捞过一只鸡腿啃了起来。

     “。。。。。。”张启凡脸上有些红,斜眼瞟了瞟老周,又对陶娅尴尬的笑了笑。

     “等这事过去,小道长,我帮你介绍个女朋友,丫头今年20,名叫夏凝,我看正好和你年龄挺般配的,她是本市的Z集团董事长的千金,独生女。”

     张启凡注意到陶娅单手托着下巴,温柔的注视着自己,可是怎么有种姐姐看妹婿的感觉?

     一顿饭吃完,张启凡带着老周又从卧室到院子细细查了一遍,这下已经全部确认没有异常了,回到卧室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张启凡又走到床前再次看了看许军的手臂,那根刀痕已经快要到头了,只剩一点点距离了。

     “陶太太,等会到了十一点四十的时候,你就跪在火盆旁边开始烧纸钱,速度不要太快,我会在窗台前把三炷香点上。等会我会帮你开天眼,让你能够看到今晚来取你老公性命的厉鬼。”

     陶娅听到后,心里一紧,有生以来也只是从电视上电影上看到过,在现实中还没看见过鬼,不过既然张启凡安排,为了救老公,自己虽然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师兄,给它烧纸钱干嘛,直接开始干啊。”老周有点疑惑的问。

     “你懂个屁!它要是肯收钱,就能消灾免祸,我再写个契约,人与鬼签了字画了押后,烧掉,到了阴曹地府就有备案了。我们就不必动手干了,陶太太的丈夫这一劫就能躲过去了,我再帮它做法消除体内的怨气和煞气,就能投胎了,而那个道士被破了法,即便不死,也会体内真气尽失,没有威胁了。”

     “那……那厉鬼要是不肯收钱呢?”陶娅有些担心的问。

     “那就只能开干了,软的不吃那就只能来硬的了。”张启凡吸了吸鼻子。

     “小道长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陶娅咬了咬牙,点点头。

     张启凡吩咐老周把准备好的柳叶拿了过来,放在了盛满冷水的碗里,又把小碗放在了自己面前,然后盘膝而坐,随后做了几个手势念道:“三清道法显圣明,弟子借法洞万阴,急急如律令。”

     顿时,那两片原本静止不动漂浮的柳叶如同两个时钟的指针一样开始逆时针,带动着冷水开始旋转,不一会完全沉到了碗底。

     张启凡把两片柳叶拿了出来,端详了一下,觉得满意了,就放在桌子上晾干。

     现在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张启凡看了看陶娅的穿着,还是白天的西裙和黑裤袜,皱了皱眉头:“陶太太,你先去休息一会吧,现在还早。并且最好换一身方便运动的衣服,万一发生些意外,也利于逃跑。”

     陶娅看了看自己身上,信任的对张启凡点了点头,便去换衣服了。

     “师兄,现在才十点四十,我想先眯一会,到点了你喊醒我,我要养精蓄锐。”老周打了个哈气,一股困意上来了,便坐在地板上,倚靠着床脚打起呼噜了。

     毕竟老周在外面跑了一天,就让他睡一会恢复些体力吧,再过一个小时,好戏才开始。

     张启凡此时也觉得没什么事了,又掏出手机,熟练的点开了王者荣耀的图标进了游戏……

     “等等,这赵云眼熟,这ID我记得,对,就是白天这小子挂机的。”

     “沃日,怎么又组到你们了,那个赵云,你今晚求你别挂机了,我这局再输就要掉级了。”

     “233333,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缘分啊。”

     张启凡会心一笑,一边熟练的操作赵云,一边快速打了几个字:“哥白天有事,这局带你们超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