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征服之王道(七)
    皎洁的明月挂在天空,没有人声,窗帘将玻璃遮的严严实实,月色下的间桐家显得有些寂寥。这里是冬木市某处偏僻的角落,四周都是间桐家的宅地,虽然没有爱丽的城堡那么夸张,但在当地人的眼中,也是了不起的名门。

     双目无神的间桐樱端着蜡烛,独自一人走在漆黑的走廊,蜡烛的光亮只能照亮前方的一小段路程,按理来说,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应该害怕才对,可樱却像是对周围事物毫无反应一般,只是安静的走在路上,不疾不徐,沉闷机械的就像是人偶一样。

     “樱。”戴着兜帽的雁夜靠在墙边,呼唤着他的名字。

     这个女孩就是他重新回到间桐家的原因,只要得到圣杯,作为交换,她就能重新的得到自由。

     女孩抬起头,无神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机械式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一步一步的向地下室走去,今晚还有“爷爷”吩咐的事情要做。

     想起地下室里那一池恶心的虫子,间桐樱的目光里终于带上了一丝情绪,可也是转瞬即逝,因为已经习惯了,每晚泡在虫堆里,痛苦的整夜睡不着。

     砰的一声枪响,一条大拇指粗的虫子被打了个爆头,恶心的液体流了一地。

     开枪的不是切嗣,而是古忘忧,他一脸厌恶的说道“不管看几次,间桐家的虫子还是这么的恶心。”

     切嗣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明显可以避开的,你为什么要开枪。”

     “我说卫宫先生。”古忘忧没好气的回应“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们可以悄无声息的潜入擅长虫术的间桐家吧?从一开始就抱着正面闯进去的想法,对大家都好。”

     间桐家最深处的和室内,坐在藤椅上的脏砚睁开了眼睛,他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将死的老人,全身都佝偻着,脸上甚至连头顶都满是皱纹。

     杵着拐杖站起,这位间桐家的家主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到底是谁呢?将成为我新的养料。”

     走廊上的雁夜望向门口的方向,身体内虫子开始的躁动,他几个箭步就冲到樱的面前,将她拦腰抱起。

     “雁夜叔叔,你这是干什么?”樱歪着脑袋,机械式的问道。

     “现在这里很危险。”雁夜转过头,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道“出来吧,Berserker。”

     地板上冒出黑烟,他的Servant自黑烟中显现,没有主人的指示,他就这样静静的矗立在走廊上,或许是因为召唤的时候多刻印了一个魔法阵的缘故,Berserker的神智一直有些混乱,每天都是那种不能交流的状态。

     片刻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作为眼睛的V型红色区域有了一丝异样的闪动,接着便是一声野兽般的咆哮,Berserker在没有主人命令的情况下,直接破窗而出,留下满地的玻璃碎渣。

     “是Saber吗,偏偏在这个时候。”雁夜一脸不爽的说道。

     “那个……雁夜叔叔,你能放我下来吗?马上要到时间了,不赶快去虫室的话……”樱被他横抱着,扯着他的衣角说道。

     “放心吧,今天不用去了,以后也不用去了。”雁夜摸着她的头,温柔的说道。

     那无神的双眼第一次闪耀出喜悦的神色,可只是一瞬间便再次黯淡,如果不这样压制所有的感情,这种地狱里的樱,估计早就崩溃了吧。

     樱就像是机械一般的回应道“可是……我不能违背爷爷的命令。”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杵着拐杖的脏砚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嘴角挂着阴厉的笑。

     “什么时候……你”雁夜看着这位自己名义上的父亲,眼里藏着愤怒与厌恶。

     “放心吧,我也是刚才到的。”脏砚走到雁夜的面前,枯槁的手指握着拐杖,狠狠的钉在了他的胳膊上。

     雁夜整个手臂都变得有些扭曲,可立马又被体内的虫子修复,怀抱着的樱也落到地面。

     “有客人来了,你和Berserker一起去迎接吧,樱就交给我了。”脏砚的拐杖敲在女孩的右腿上,樱的小腿瞬间就紫了,踉跄的往前一跌。

     她没有向寻常女孩那样因为疼痛而哭出来,而是安安静静的走到了脏砚的身后,乖巧的就像是机械一般。

     因为腿部的疼痛,脚步看起来有些奇怪,就如同她那无神的双目一样。

     紧咬着牙关,牙龈都块被他咬出血来,雁夜回头,耷拉着一条手臂,向门外走去。

     此时破窗而出的Berserker目光扫过四周,四处搜寻着那位自己渴求已久的对手,最终在前方发现了两人的身影,拿着机关枪的古忘忧,还有目光同样落在他身上的Saber。

     接着便是一连串子弹撞上钢板似的碰撞声,古忘忧扣动扳机,子弹打在Berserker的身上,却无一例外,全被弹开。

     手掌搭在脚下踩着的路灯上,红色的纹路覆盖上去,Berserker居高临下的望着对自己发动攻击的男人,打算先清理掉这碍眼的蚊子在与Saber决战。

     一跃而下,将路灯整个从地面拔起,Berserker以最为狂野的姿态,将路灯砸向古忘忧,可一柄青冷的剑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先走吧,万骨枯。”Saber回头,,目光与Berserker交汇,喊出了那句动漫里基本上都会有的经典台词“你的对手是我,Berserker。”

     Berserker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看来以Saber为对手正和他的心意。

     眼角的余光看着古忘忧渐渐远去,Saber收起心神,挥剑斩向Berserker,覆盖着红色条纹的路灯与圣剑交锋,两人Servant惊人的魔力压折了院中的花草。

     “那么这里就交给我了吧!”Saber在心中如是说道。

     与此同时,雁夜才刚走到走廊的尽头,他的每一步都很慢,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因为身体的限制,Berserker狂化所需要的庞大魔力,以他的资质完全无法完成魔力的供给,每一次战斗他都是用间桐家的秘术,以寿命为代价激发魔力。

     巨大的负担破坏了他的身体,现在的他完全是靠体内的虫子维持着生命。

     悄无声息的一颗子弹袭来,直接就被送入他的心脏,大片的血花在胸口绽开,雁夜就这样倒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隔着狙击镜看到这一幕的切嗣收起枪,他从屋顶上跳下来,走到尸体的面前,检查尸体只是一方面,雁夜在的地方,也是进去间桐家的必经之路。

     “没想到怎么轻松。”切嗣自言自语般的说道“Berserker的Master已经死了,快要消亡的英灵放着不管也没关系,现在应该是要处理一下那位不确定因素了。”

     “喂,你说的那个不确定因素,是万骨枯吗?”虫子在他的胸口蠕动,舔舐着他的鲜血,修复着他的内脏,维持着他的生命。

     “Saber的Master啊,魔术师杀手先生,刚才那一下,可有些痛啊!”如同突然复活的行尸一般,雁夜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表情带着些扭曲的愉悦,看着切嗣说道。

     “怎么可能!”即便是切嗣也有些难以置信“刚才那一枪,明显是击穿了心脏。”

     “真遗憾,我啊……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无数的飞虫自雁夜的体内钻出,席卷向切嗣。

     后者在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速度,飞快的冲进屋内,找到保护自己的掩体,同时也隐藏起自己的身影。

     靠在墙边,切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那一瞬间速度的爆发,对于心脏的负担十分巨大。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魔术吗。”雁夜四处搜寻着他的身影,飞虫环护在自己的四周,一边寻找着敌人,一边自顾自的说道“用魔力刺激心脏,爆发出超越极限的高速,这样的魔术,你能活着用几次呢?”

     就像是捉迷藏一样,房间的门被打开,听着开门的声音,切嗣稍微松了口气,不是他所在的房间,那么他就有机会再恢复片刻,调整好心脏的跳动,正如雁夜所说,这是透支生命的魔术,所以必须要将自己调整在最佳状态,做到一击必杀。

     轻微的响动吸引了切嗣的注意力,猛的连退几步,并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身为杀手天生敏锐的直觉提醒了他。

     就在他退出几步后的下一瞬,木质的墙壁瞬间烂出一个巨大的坑洞,几条黑色的虫子自坑洞里面钻出来,敏捷的扑向他原来的位置,却扑了个空。

     身后的房门再次被打开,戴在兜帽的雁夜出现在门口“卫宫切嗣,告诉你一件事情,虽然很多都是瞎子,但是虫子的一些感觉,比你想象的还要敏锐。”

     “原来如此。”切嗣还是那副招牌示的面无表情,右手拿枪指着雁夜,左手却已经背到了身后,手雷拉环被单手拔掉。

     黑色的手雷被他随意的扔在后背,骨碌碌的在木质的地板上滚了几圈,雁夜立马后退。

     特制的手雷炸开,狂暴的气浪与火焰瞬间淹没了整个房间,雁夜伸手挥散眼前的烟雾,待到烟尘散去,留下的只有几只虫子的尸体,切嗣早就不知所踪。

     “可恶!”雁夜有些不甘的锤了下墙壁,口袋里手机的铃声在这时响起,打开屏幕一看,是一个刚保存不就的号码,联系人名字显示的是——万骨枯。

     “喂。”雁夜对着手机说道,显示正在通话中的那一头却没有半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