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征服之王道(三)
    木质的地板,明亮的灯光,靠在墙角的一张小床,古忘忧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面前放着一个大木桶,里面装的是从爱丽那带来的美酒。

     按理来说,凭征服王的速度,他应该已经到家了才对,为什么房间里空无一人?

     房门被再次打开,还没换上现代衣服的征服王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面色有些苍白的韦伯。

     “哟,已经带来了吗,我要的美酒。”征服王用他粗犷的嗓音说道。

     古忘忧手搭在木桶上回应“是,我的主君。”

     接着便是系统的提示音【支线任务已完成,任务奖励:酒神的葡萄酒。】

     随着系统的话音落下,古忘忧的背包里就已经多了一样物品,《GOD》不愧为上帝开发的游戏,许多现象都是现在科学无法解释的,只要脑海中有这个意图,就能在一瞬间查看物品的介绍。

     【物品:酒神的葡萄酒。】

     【介绍:传说酒神亲手酿造的葡萄酒,一次性物品,饮用后30秒内,人物各项能力提高百分之五十。】

     迫不及待的揭开木桶的盖子,光是闻了一下木桶里的酒香,征服王就已经确定,这一桶酒的品质不赖。

     压下对美酒的渴望,征服王重新将盖子合上,马其顿人喜欢一醉方休,要是开始喝了,这桶宴会用的酒,多半撑不到宴会的时候。

     征服王手压在木桶上,有些感慨的说道“这次的圣杯战争,还真是有趣啊,各个时代的英豪都在此地汇聚,真想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

     手中拿着的木质勺柄因为巨力而捏碎,征服王的脸色严肃起来“可是也有肮脏的鼠辈混进了这次战争,当真扫兴,在此之前,我必须清理掉那些肮脏的鼠辈,以我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之名。”

     古忘忧的脸色瞬间白了下去,混进圣杯战争的肮脏鼠辈,怎么看也像是在说自己吧,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与征服王对战的准备。

     “你怎么了,脸色有些不太好啊。”征服王看着古忘忧,有些关切的问道。

     “啊。”古忘忧这才回过神来,紧张的问道“我的主君,你说的那些肮脏的鼠辈是?”

     “Caster。”回答他的是韦伯“在回来的路上,我发现了不寻常的魔力波动。”

     征服王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厌恶之情溢于言表“我们在Caster的基地里遇到了他和他的Master,这种阴影中肮脏的臭老鼠,根本没资格参加圣杯战争。”

     这个时候,突然响起系统的提示音【主线任务已触发,击杀邪恶的Caster。】

     原来如此,在《Fate Zero》这部有些重口的动漫中,征服王和韦伯都是三观极正的人,而Caster和他的主人雨生龙之介,皆是以残忍的虐杀人类为乐趣,他们的基地,就是一个大型的虐杀场,韦伯这种青年只是看一眼就能吐出来。

     毫不夸张的说,Caster和龙之介,都是性格扭曲到极致的变态。

     副本进行到这,因为古忘忧产生的蝴蝶效应,故事已经和原来的剧本产生了一些不同,比如说这次在基地里Caster和Raid的会面,就不应该是这个时段发生的事情。

     “那么,美酒已经准备好了。”征服王抱着酒桶走出房间,脚踏雷电的公牛在郊外的草原上发出一声嘶鸣,紫色的闪电在撞击着大地,公牛拉着战车腾空而起,在空中奔跑着划出一道闪电,然后停在征服王的面前。

     率先踏上战车,征服王的目光落向黑夜中,那如同幕布般的天空“接下来,就应该开始这场关乎圣杯的王者之宴。”

     韦伯也大声抱怨着“你又要胡来些什么啊”,可最后还是跟着征服王一起踏上了战车。

     最后剩下的古忘忧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后退一步,说道“我的主君,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暂时不能陪你一起了。”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有些奇怪。”站着征服王身后的韦伯开口说道“你真的是Raid的部下吗?虽然我并没有发现,但是Saber和Lancer交战的时候,你在的对吧。”

     夜风吹拂的声音横亘在三人之间,古忘忧三维属性中,敏捷最高,还有瞬间移动的技能“瞬步”,可面对骑着战车的征服王,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跑掉。

     “哈哈哈”征服王爽朗的笑声打破了平静,他拍着韦伯的肩膀说道“这种小事,根本不用担心。”

     在他手握缰绳的控制下,公牛向前迈了两步,征服王立在战车上,与古忘忧并排站着。

     “虽然你的身份存在很多疑点,但是……”征服王看着古忘忧,露出一口白牙,招牌式的豪迈笑容“从你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出,你对我的崇敬丝毫不假。”

     一扬缰绳,战车再次腾空而起,牛蹄下的雷鸣与征服王雄浑的嗓音交织在一起“我是马其顿的王,能包容一切,掠夺一切的征服王,一个自己的崇拜者,又有什么好怀疑的?”

     “就如同他愿望中世界之海的涛声一样,当真是个令人心潮澎湃的男人啊!征服王。”古忘忧看着渐渐远去的战车,由衷的感慨。

     ……

     披着红色外套的远坂凛在黑夜中奔跑,从她稚嫩的侧脸来看,应该还是在上小学的年纪,脚步在一个巷口骤然停住,身子侧贴着墙壁,伸出脑袋窥视着那个橘色头发男人,他戴着的手环上,散发着暗色的光。

     男人回头,对拉着的小孩温柔的说道“来,来,跟着我往这边走。”

     躲在墙角的凛,暗中窥视的古忘忧都看到了这个男人的脸,一张普普通通,还算英俊的脸。

     果然是他,Caster的Master,误入这场圣杯战争的连环变态杀人犯——雨生龙之介。

     他拉着的这两个小孩,应该就是要摆弄解剖的“艺术材料”,凛跟着龙之介,一直走进灰暗的地下通道,然后便是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物品被打碎,小孩的喊叫,随着这些声音一起,一群小孩从里面逃了出来,跑在最后的正是披着红色外套的凛。

     古忘忧没有跟上去,而是继续躲在暗处,观察着地下通道的出口。过了好一会儿,龙之介才不紧不慢的从出口里走出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模样恶心的黑色物体,就像是无数条黑蛇扭曲在一起形成的半人形生物,每一条黑蛇都是一张巨大的嘴巴,整个身体都能张开,露出森然的白牙。

     全身都能作为口器的“黑蛇”缠绕扭曲,蠕动出让人觉得恐惧又恶心的姿态,龙之介面带微笑,开口道“去追上那个女孩,老爷的宝物。”

     “黑蛇”汇聚成的魔物扭到着畸形的身体,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爬上建筑物的墙壁,分散开来在四周的墙与天台上穿行。

     黑色的魔物隐藏在暗夜的阴影下,盯上的是鲜嫩的女孩,其中一只魔物剧烈的蠕动,两条“黑蛇”从它的身体上掉了下来,落到凛的身后。

     穿着红色外套的凛回头,“黑蛇”敞开自己的身体,露出尖锐的牙齿,身体还在那恶心的蠕动着靠近。

     从未见过这等情景的凛吓得小脸煞白,僵在了当场,隐藏在暗处的古忘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着凛往前飞奔。

     “果然,还是受不了这么可爱的小萝莉受欺负。”奔跑中的古忘忧还有闲心在这感叹“还真是做了多余的事情啊!”

     就在他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密密麻麻的飞虫迎面飞来,完美的绕过他和凛,扑在身后那“黑蛇魔物”身上,接着便是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魔物与虫子互相啃食,最后还是数量占了绝对优势的虫子获胜。

     剩下的虫子飞回主人的身体,当最后一只飞虫涌入这个男人的身体,他露出了藏在兜帽下的眼睛,问道“你是谁?”

     看着那张因为虫术变异苍老的脸,只剩下一半的面孔是正常的模样,古忘忧放下已经被吓昏过去的凛,开口道“雁夜先生,初次见面,在下万骨枯。”

     间桐雁夜,以Berserker Msater的身份,代表间桐家参与这次圣杯战争,当古忘忧报出他名字的时刻,他皮肤底下的那些虫子已经开始躁动。

     “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恶意。”古忘忧尽量露出和善的表情,指着昏迷的凛说道“如果你想保护这个女孩,我会为你解决掉召唤出这种魔物的那位Master。”

     “你也是圣杯战争的参与者吗?”雁夜没有抑制虫子的躁动,反而注入魔力,让这些东西更加的不安。

     “就如同间桐家所知的情报一样,我既不是Servant,也不是Master,只是个局外人。”古忘忧望向身后,道“在这样磨磨蹭蹭下去,那位Master或许就要逃走了。”

     刚想迈出追击的第一步,雁夜的手就已经搭在了古忘忧的身上,他将凛抱起,交给了古忘忧,面露杀意的说道“保护好她的安全,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后悔活着。”

     接着数之不尽的飞虫围绕在他的身边,成百上千的飞虫扑扇着翅膀,汇聚在一起的劲风吹的古忘忧睁不开眼来,当四周恢复平静的时刻,雁夜已经不见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