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征服之王道(一)
    华夏历2018年,上帝给了我一个选择——你是要成为NPC,还是Player(玩家)?

     像极了动漫里的套路,而我的遭遇也像极了男主角,梦想着自己即将开始的后宫生活,打败高富帅,坐拥白富美。可惜的是,这一天,所有人都见识到了神迹,我并不是唯一。

     所以,我,古忘忧,依然是个死宅,不巧的是,上帝似乎也是个死宅……

     【ID:万骨枯,随机副本载入中,五、四、三、二、一】

     原本躺在卧室的古忘忧睁开眼睛,先看见的是撑着地板的手,尚未适应光线的眼睛眨了眨,这个姿势,自己应该是单膝跪下的状态。

     地板微凉的触感自掌心传入大脑,不管尝试几次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里是游戏里的世界,可所有的感官,却与现实毫无差别。

     因为这个英文简称《GOD》的游戏,是上帝推行的神作。

     视线由木制的地板向上,一张小床,打开着的电视,一个游戏手柄,握着手柄的男人一头粗犷的红发,结实的肌肉几乎要将那不合身的背心撑爆。

     卧槽!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心中喊道。这样鲜明的特征,粗犷的掠夺者姿态,正是《Fate》系列中的征服王伊斯坎达尔。

     即便是在信仰人物层出不穷的神作《Fate》,征服王依然用他豪迈的王者之道征服了大批的观众,作为死宅的古忘忧也是他的忠实粉丝。

     “好像出了点小问题。”征服王拖着下巴,把脸凑了过来。

     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古忘忧的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

     “怎么了?”角落里传来少年的声音,他这才注意到,在床边还站着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年。

     按照《Fate》的设定,这个时候和征服王一起的,不用猜也知道是韦伯·维尔维特。

     “有点奇怪啊,原本是想传唤赫斐斯申,难道是出错了?”征服王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古忘忧,后者因为心虚,把头埋的更低了“这副瘦弱的模样在我的军团里真是少见,倒是更像你啊,韦伯。”

     韦伯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我这是正常身材好不好,是你的肌肉太变态。”

     接着便是征服王那招牌示的爽朗笑声,明显是把韦伯的话当成了一种夸奖。笑声渐渐淡下来,他看向古忘忧,说道“反正是无关紧要的小任务,随便是谁都行吧,你的名字是?”

     古忘忧抬起头,直接报上了自己的游戏ID“万骨枯”,因为有系统的隐性调整,所以征服王丝毫没对这个有些违和的名字感到奇怪。

     “万骨枯,我命令你给我把这座城市里最好的酒找来。”征服王话音刚落,便传来系统的提示音。

     【支线任务已触发,为征服王带来宴会用的美酒。】

     古忘忧还没开口,韦伯已经开始反对了,理由很简单,在《Fate》的设定里,他们所处的“战场”是冬木市,百分百的现代化城市,而这些召唤来的英灵,基本上都是古代人,甚至连更久远的神话人物都有。

     让一个古代的士兵在现代城市里买酒,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可征服王却丝毫不担心,拍做韦伯肩膀信誓旦旦的说道“我的Master,就让你看看征服王的掠夺吧。”

     压根没有给韦伯阻止的机会,古忘忧回应道“是,我的主君。”

     用最快的速度走出屋子,古忘忧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了。

     《Fate》的设定是现代的魔术师战争,七名Master(主人)用仪式召唤出的英灵作为Servant(从者),Master与Servant共同作战,杀光其他圣杯战争的参与者,最终获得胜利的人可以拥有实现任何愿望的宝物——圣杯。

     而韦伯就是七名Master之一,他召唤出来的Servant征服王在英灵中,也算是比较强大的存在。

     从现在的情况上来看,古忘忧的处境不算差。

     除了最开始的一个支线,系统就没再发布任务,应该是触发的条件未达到,正好借买酒之名,在冬木市四处逛逛,说不定能有什么进展。

     这样想着,已经从较为偏僻的郊区来到了市中心,身上穿着的是韦伯给的旧衣服,不至于太过引人注目。

     这是韦伯最大的退让了,起码不能让征服王的部下,穿着奇怪的古代服装被人围观。

     作为一个死宅,能亲自来到这历代圣杯战争之地,无疑是天大的荣幸,所以即便是冒着被判定消极游戏的风险,古忘忧也一定要将这个地方好好的游览一遍。

     就在古忘忧东张西望的功夫,一辆黑色的奔驰跑车突然变道,在自己的身边擦过,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左横移,瞬间就拉开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可开车的人就没有这么好的动态视力,在她的眼里,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跑车将一名路人撞开。

     奔驰跑车滑了几米后骤然停住,车门打开,白发红瞳的美人穿着长裙,从驾驶的位置上走下来,同时从副驾驶上下来的,是一位模样端庄的金发美人,男士西装更加衬出她的英气。

     “十分抱歉,要不要叫医生?”银发美人走了过来,关切的向古忘忧问道。

     西装美女倒是手放在身前,盯着古忘忧,一脸戒备之色,刚才跑车擦过,这个男人展现出的反应速度,绝对不是普通人类能有的,起码是Servant的级数。

     撇开那辆豪华的跑车不说,光是这两位美女的美貌就足够引起围观了,旁边的几个爱看热闹的年轻人已经围了上来。

     古忘忧的目光停留在两个美女身上发呆,并不是被她们的美貌所震惊,而是因为这两个人他再熟悉不过,那一头金发的西装美女名为Saber,大名鼎鼎的骑士王,多次作为Servant在《Fate》的故事中充当主角,而那银发美人,就是她的Master爱丽丝菲尔。

     爱丽的话刚说完,系统的声音就在脑海中响起。

     【主线任务已触发,终章任务之前保证存活。】

     任务有时候也是提示,这个时候触发存活的任务,表明自己现在已经有了死亡的危险。

     古忘忧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应爱丽“不要紧”,目光却是四处游离,对自己生命产生威胁的,到底是暗夜中的刺客,还是……

     人畜无害的爱丽,一脸戒备之色的Saber,古忘忧现在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就像是有人在背后扼住了自己的咽喉。

     “真的没关系吗?先生,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爱丽的手搭上自己的肩膀,不同于外表的柔弱,身为魔术师的她其实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战力。

     古忘忧知道心地善良的爱丽是想为自己治疗,她的治愈魔法,即便是在魔术师中也是首屈一指的。

     可即便是知道她怀着好心,古忘忧的神经也绷紧起来。果不其然,爱丽的眼睛眨了眨,脸上担忧的神色渐渐淡去,红瞳中隐有战意。

     爱丽压低着自己的声音,在古忘忧的耳边冷冷的说道“本来是想为你施加治愈魔法,可一不小心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这种感觉……你是Servant吗?”

     手指轻动,白色的丝线从指间延展,这是爱丽拿手的魔法,也是她战斗的武器。

     “请等一等好吗?”古忘忧漫不经心的将双手背到身后,示意自己没有战斗的意图“我没有恶意,而且在这种人多的地方打起来,我想大家都不方便吧。”

     一直没有发话的Saber一个箭步冲到爱丽的前面,将她护在身后,同时低语道“爱丽,你先退远一点,到时候或许会波及到你。”

     Saber的武器是圣剑,再加上她风王结界的庇护,可以隐藏起武器的外形,一开始身份未明,她都是使用的“无形之剑”,根据她双手的姿态来判断,从下车的时候,圣剑已经是被握在了手中。

     没有像爱丽一样犹豫,Saber握着无形之剑,从容的摆出战斗的姿态。

     情况有点不妙啊!面对这样的阵容,一个不慎或许真的要死在这里,看来只有赌一把了,根据这些自己了解的动漫,利用她们的性格弱点,找出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

     “这样真的好吗?骑士王。”古忘忧的眼神不再像刚才那般游离,不顾旁边围观者奇怪的目光,双手打开,在人群的中心说道“不顾普通人的性命,大闹一场真的好吗?”

     Saber的表情瞬间僵住,眼中的光芒也不复原来的坚定。

     丝线伸展编织,变成一只只白色的老鹰,这是爱丽的战斗方式,当这些丝线编织成的白鹰被召唤出来,表明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再顾及身边普通人的态度,爱丽高声喊道“Saber,切嗣说过,如果遇到Servant,一定要毫不迟疑的去战斗,否则自己和他人都会死。”

     一语惊醒梦中人,手下留情只会让恶徒残害更多人。Saber压下心头的迷茫,手中隐藏形态的圣剑指向古忘忧。

     “真是没有办法,看来只好这样了……”古忘忧无奈的扶了扶额,然后双手合十。

     “终于要动真格了吗。”Saber一脸凝重之色。

     双手合十的古忘忧深吸一口气,然后……鞠躬九十度,高声道“请饶了我吧,拜托了!”

     爱丽噗呲一声,笑了出来,Saber满头黑线“你这样实在是有辱骑士之名,简直……”

     一时气急,她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形容这样对手。

     古忘忧倒是很淡定,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在下本来就不是什么骑士,只是一个普通的死宅而已。”

     虽然气氛稍微缓解了一些,可圣杯战争是一场关乎性命的厮杀,古忘忧很清楚,一个玩笑成为他们放过自己的理由,还远远不够,所以他必需要表达出自己的诚意。

     伸出自己的双手,古忘忧对爱丽说道“限制行动的魔法,你应该有吧,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我再向你们解释。”

     Saber和爱丽对视一眼,微微颔首后,透明的丝线绑住古忘忧的双手。

     古忘忧活动了一下手臂,然后挠了挠头,看着周围围观的行人,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我们能快点离开这里吗?我有点受不了这种……看傻子的眼神。”

     黑色的跑车扬长而去,刚才围观的一名少女低头对自己的同伴说道“他们是那个吧……就是那个啊。”

     “对啊,中二病呀,一个个的明明看起来也不小了”

     一个小男孩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他们好酷噢!”

     男孩的妈妈立马遮住了他的眼睛,耐心的解释道“洋太千万不要学这个,会变成笨蛋的。”

     黑发的洋装少女掩嘴轻笑“四斋蒸鹅心(死宅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