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征服之王道(完)
    古忘忧和Saber正在赶往教堂的路上,黑色的污染物大部分都涌到了山下,再加上没有邪神的阻扰,所以道路还算是平坦。

     突如其来压迫感凝固了周围的空气,古忘忧感觉心头一紧,下意识的上前几步,将Saber护在身后。

     一颗黑色的大树自前方飞过来,稳稳当当的落在古忘忧的面前,并不是攻击,只是一个示威而已。

     在这个副本中,会这样做的只要两个人,不可一世的英雄王,还有刚才遇到的那个,自诩为神的白痴。

     果不其然,黑色的树叶卷起一阵狂风,言峰绮礼的身影出现在树梢,他全身苍白的可怕,一双眼睛红的快要滴出血来,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正常人。

     苍白的脸上勾起一个诡异的笑,绮礼开口,发出的是尖锐的女声。

     “不知名的玩家啊,我们又见面了。”

     “唉!”古忘忧扶额,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我说过,你无法活着走出这个世界。”

     “手下败将说这话口气是不是有些大了。”古忘忧虚着眼,道“还有,你可以叫我万骨枯。”

     “是吗?万骨枯,现在的我可不是凭借容器在行动,而是新的身体。”脚下的树木猛的下沉,木屑飞扬,地面被砸出一个深坑,裂纹自大地蔓延开来,随手一击,便有如此威势,她悬空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古忘忧“不同于刚才的我,现在即便你维持在那种爆发的状态,我也可以轻松击溃。”

     Saber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这就是邪神的力量吗?只是一击就相当于大部分Servant全力催动宝具。

     “好吧,我知道了。”古忘忧极为敷衍的回应,脸上的不屑丝毫未减“说实话,刚才确实吓到我了,要是那一下砸我身上,我现在已经在私人空间等复活了……可惜,你错过了这个机会。”

     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战胜神,玛门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冷笑道“看你这样子,是还有什么底牌吗,就算是有……”

     没等他说完,古忘忧就直截了当的坦白道“打得过你的底牌我还真没有,但是——”

     手指指向天空,古忘忧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我有他。”

     玛门抬头,只见一架战舰悬停在空中,不是那种现代化的战舰,更像是神话传说中的产物,黄金为舰身,宝石为装饰,奢华的令人咂舌。

     战舰的王座上,依稀可见一道人影。手撑着脑袋,英雄王斜靠在自己的王座上,俯视着他的脚底下的蝼蚁,有些不悦的说道“在本王眼皮底下,盗用我Master身体的杂种,本王给你一个自裁谢罪的机会。”

     玛门气极,先是古忘忧那不屑的态度,现在又来了个英雄王,简直是把自己当成了脚下的蝼蚁一般看待,嚣张的不可一世。

     “一介凡人也敢这么嚣张吗?我可是真正的神明,你竟敢……”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天边荡起一阵阵金色的涟漪,无数的宝具自天空中显现,英雄王黑着脸,不悦之色更加的浓厚“姑且告诉你吧,本王是天地间唯一的王,自诩为神的不过是欺世盗名之徒。”

     他一挥手,宝具齐刷刷的射了出去,利刃划破空气的爆破音和他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即便是面对神明,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傲。

     “不男不女的杂种,死吧!”

     漫天的宝具对准同一个目标,如狂风骤雨般落下,巨大的黑色岩石漂浮道玛门的头顶,宝具将岩石砸的四分五裂,碎石和木屑四处飞溅,烟尘弥漫,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然后便听到玛门尖锐的笑声,苍白的手臂一挥,烟尘瞬间散去,一扇巨大的门出现在她的面前,白骨的幽灵雕刻在门的两侧面,黑曜石作为门框。木质的大门打开,门内是一团黑暗的空间,遥远的不像是这个世界。

     在玛门的周围,各种各样的宝具环绕着,不同于英雄王,那些宝具都被黑色所浸染。

     英雄王额角已经暴起了青筋,他从未如此的愤怒,因为在玛门身边的,都是他刚才用出去的宝具。

     手掌抚摸着门框,玛门得意洋洋的看着天空中的英雄王,笑道“因为这个能力,我可是被称为贪婪之邪神,只要经过‘达罗斯之门’的东西,都会印上我的标记,成为我的所有物。”

     黑色的宝具一阵颤动,然后齐刷刷的指向英雄王,玛门尖锐的笑声刺入耳膜。

     “我的能力可是你的克星,英雄王。”

     “有些不妙啊。”被Saber搀扶着的古忘忧担心的说道,为了躲过他们俩战斗的余波,他再一次用了瞬步,好不容易恢复一点的体力,瞬间又消耗殆尽。

     手指的关节因为用力而咔吱作响,掌心的琉璃酒杯被捏碎,英雄王从战舰的王座上起身。

     玛门的手搭在一柄黑色长矛上,挑衅似的说道“怎么了?喜欢收集财宝的王,看见自己心爱的收藏被人夺走,现在是什么滋味?”

     “喜欢收集财宝的王?”英雄王重复着这句话,玻璃杯的碎渣在他手中化为微尘“别开玩笑了!我可没有那种平庸帝王的兴趣!只是世间的一切都是本王所有物罢了。”

     金色的涟漪一直蔓延道天边,玛门抬头,一脸讶然的说道“这……怎么可能!”

     整个天际都是英雄王的宝具,黄金的光辉赶走了乌云,遮蔽了烈日,天地间只剩下无穷无尽的刀枪剑戟,以及站在这些宝具中心的,自认为是天上天下唯一的王。

     “好了,在本王后院自封为神的卑劣小偷,接受我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的怒火吧!”

     宝具不再是狂风骤雨,而是如同洪流一般,从天空中倾泻而下。

     玛门催动着黑色宝具抵挡,在一瞬间就被这宝具的“洪流”吞没,达罗斯之门最大限度的运转,不断将宝具转换为邪神的所有物,然后再投入抵抗。可这洪流的声势实在是太过浩大,根本无法抗衡。

     转换能力最大限度开启,却只能改变这些宝具中的一小部分,不断有宝具的攻击落在门上,玛门在后面苦苦的支撑。

     身后泛起一阵涟漪,英雄王的手抓住了一柄剑,他的最强宝具,能破坏一切的灭世之剑。

     “溜进本王后院的窃贼,这场由你展开的闹剧也应该结束了。”

     一股寒意涌上心头,玛门切实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身为神的她第一次在凡人面前感到恐惧,心里想的只有怎么样活下去。

     “英雄王,你不是想要圣杯吗?只要你能放过我,我就把圣杯交给你。”

     “圣杯?那种东西本王没有兴趣。”英雄王俯视着底下的蝼蚁,给予了她说出临终遗言的权利。

     “怎么可能!不想的得到圣杯的话,你为什么会作为英灵被召唤?为什么要参加这次圣杯战争。”

     “本王已经说过了,世上的一切皆归本王所有,这是法,也是理。本王只是为了维护法理而来,砍掉那些窃贼的脑袋”

     乖离剑的剑刃伸展开来,英雄王最后的一丝耐心也被消磨掉“好了,遗言交代完就消失吧。”

     一剑斩出,红黑交织的光芒吞没了世间的一切,大地、空气、光明都在一瞬间被抹去,仿佛时间静止一般,英雄王剑落下的时刻,面前已经是空无一物。

     接着古忘忧脑海里便传来冰冷的系统提示音。

     【终章任务已完成,将在120秒后传出副本。】

     也就是在同一时刻,礼拜堂内,金色的圣杯出现一丝裂纹,然后迅速扩大,号称能实现任何愿望的许愿机,就这样因为容器的毁坏,成为一地碎屑后随风飘散。

     Saber看着自己逐渐变得透明的双手,脸上满是惊愕与失落之色。

     “最后到底是谁得到了圣杯?”

     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古忘忧温柔的笑道“安心吧,如果可以的话,下一次就由我来找到召唤出你的圣遗物。”

     实在想不出怎么安慰Saber,无奈之下只好编出一个这样的谎言来。

     “你还真是不会说谎呢。”Saber擦去眼角的晶莹,轻笑着说道“不过,真的很感谢,万骨枯。”

     手掌留存走温柔的触感,可眼前的女孩却已经消失不见,天空中的战舰也驶向远方。

     山顶上,怀抱剑鞘的切嗣失魂落魄的走下来。

     古忘忧转头的那一瞬间,计时已经到了零,一道白光闪过,游戏角色万骨枯已经出现在了私人空间。

     连任务奖励都没有看,古忘忧直接选择了退出游戏。

     后背的“世界树纹章”黯淡下来,眼睛睁开,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墙壁,这是现实中自己的房间。手扶着额头,古忘忧拿起手机,时间是凌晨三点。

     接着便是关注的GOD官方公众号发来的一条推送,虽然是个游戏公众号,可有时候也会有些搞笑视频或者是动漫精选。都这个时间了,古忘忧在心中想到,准备按下电源键关掉屏幕的时候,手指却突然停在了半空。

     推送的是一个网友上传的视频,名为“第四次圣杯战争彩蛋结局”,刚才所经历的《Fate Zero》剧情副本,正是发生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事情。

     视频的剧情和原版基本上没有差别,唯一不同的是,切嗣没有选择杀死爱丽拯救所有人,而是拼了命的去保护爱丽。

     最后的结局也说不上皆大欢喜,爱丽选择了自杀,失魂落魄的切嗣定居在冬木市,在某一天,他收到了一封爱丽以前写的信。

     白色的信纸展开,切嗣一边看着一边流泪,最后他抬起头,自爱丽死后,嘴角第一次有了笑容。

     刚发的视频,只有几个评论,都说的是要给上传的网友寄刀片。

     逼死强迫症,信里到底写的什么!!!

     古忘忧手指点在写评论上,发了三个大大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