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征服之王道(十一)
    浑身缠满绷带的切嗣站在一片草地上,在他的前方,是一块简陋的墓碑,碑上是一个女孩的名字——久宇舞弥。这个一直沉默的女孩,平时发出的声音大多是扣动扳机后的枪响,她就像切嗣的影子,一直藏在切嗣的身后,默默的给予他支持。

     如今,这个有着细碎短发的女孩死了,古忘忧说,这就是拯救所有人的代价。切嗣哭过、、心痛过、悲伤过,但他不会回头,不会改变。

     因为他要得到圣杯,他要拯救所有人,切实的梦想,是成为“正义的伙伴”。

     最后一遍检查好自己的装备,切嗣在墓碑前放下一束鲜花,毅然转身离开。

     未远川的河水静静流淌,即便是在几天前经历了那样的一场大战,这条大河还是和以前一样,静漠的聆听着一切。

     战靴踏上铁架桥,这里是去往教堂的必经之地,在那里有爱丽,也有正在显现的圣杯。

     切嗣、古忘忧还有Saber,一行三人或许愿望不同,但有着救出爱丽这一共同目标。

     就在他们踏上铁架桥的这一瞬,金色的光点在乔桥的中央汇聚,身穿黄金铠甲的王在眼前显现。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以Archer的职阶降临与冬木,原本的Master远坂时辰被杀后,转而成为言峰绮礼的Servant。

     即便是无所畏惧的亚瑟王,额角也冒出了一丝的冷汗,这位王的实力之强毋庸置疑,偏偏在这个拯救爱丽的关键时刻,挡在了她的面前。

     “Saber,本王很中意你。”英雄王的嘴角勾起一丝邪异的笑,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

     圣剑瞬间成型,Saber第一时间拿出来自己的宝具,摆出战斗的姿态。

     “虽然仗着本王的宠爱,但是在本王面前,露出獠牙。”身后荡起一阵阵金色的涟漪,各式各样的宝具他的背后展露,这就是英雄王的宝具——王之财宝,他曾经说过,世上的一切尽归本王所有,所以一切的宝具都存于他的宝库内。

     一副傲视一切的姿态,英雄王有些不悦的说道“在本王面前,你只需要臣服、歌颂就好。”

     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给他的话画上句号,身后的宝具不仅只攻击Saber一人,他想一招将三人全部解决,有那种神奇技能的古忘忧躲过去肯定没问题,可切嗣呢?虽然是强大的魔术师,但他毕竟只是肉体凡胎。

     宝具的攻击近在眼前,Saber侧退两步,挡在切嗣的面前,风之结界缠绕在剑身上,如今只有硬接下眼前的宝具。

     紫色的雷电在眼前闪过,两头公牛自天际直奔而下,牛角顶上英雄王的宝具,雷电在闪灭,公牛在嘶鸣,紫色的雷电、黄金的光芒散溢开来,未远川的湖面都泛起阵阵涟漪。

     宝具化为光芒消散的无影无踪,拉着战车的两头公牛也倒在了地上,征服王伟岸的身影出现在车上,在他的身后,还躲着一个韦伯。

     抚摸着坐骑的脑袋,征服王脸庞坚毅如初,对着这两位竭尽全力的伙伴,他低语道“你们先去休息吧。”

     “Raid,你也要挡在本王的面前吗?”英雄王盛气凌人的问道,他一直比较喜欢用职阶称呼征服王。

     “这个嘛。”征服王挠了挠自己那火红的头发,指着古忘忧爽朗的笑道“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身为王,必须要保护自己的臣子。”

     古忘忧有些羞愧的缩了缩自己的脖子,心里却在盘算着,系统给出的终章任务是阻止征服王与英雄王的决战,要是自己现在联合Saber和征服王,一起干掉吉尔伽美什也不是没可能。

     就在他心里盘算的功夫,接下来的系统提示音却让他直接骂出了一串违规屏蔽词,古忘忧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素质的死宅,能让他骂出一串系统屏蔽词的,可见状况是有多坑爹。

     【征服王与英雄王产生正面冲突,终章任务失败,120秒后传出副本。】

     妈卖批,听到没,妈卖批。难道刚才战车挡下英雄王的宝具都算正面冲突?古忘忧在心里对着系统就是一顿臭骂,GOD一直都是个严谨的游戏,这样脑残的判定自内测以来就没出现过,如果不是看见那个退出副本的倒计时,他都要怀疑是自己幻听了。

     就在他“怀疑人生”的时候,剧情仍在发展,韦伯走下战车,将正面对峙的机会交给自己的Servant。

     征服王却在面对这等强敌的时候转过身来,面对着古忘忧等人。虽然是站在对立面,但他清楚英雄王的为人,背后偷袭这种事情,高傲如他,绝对是不屑的。

     嘴里发出声含糊不清的感叹,征服王面向古忘忧、Saber、韦伯三人,湖面他的倒影显得分外高大。

     他豪迈的笑道“机会难得,我就一次性问了,你们三个,愿不愿意成为我的臣子,接受我伊斯坎达尔的庇护。”

     其中没有切嗣,因为只有他认可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他的臣子。

     回过神来的古忘忧这才转头向韦伯那看去,如原剧情一样,他右手的令咒已经全部消失,也就是说,他已经不是征服王的Master,所以才有此一问。

     “我本来就是不列颠的王,不可能成为你的臣子。”最先回答的是Saber,这种事情她连想都没想过。

     “真遗憾。”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可神经大条的征服王丝毫没有什么失落的神色。

     “虽然我很崇敬你,但是我马上就要离开了,无法作为你的臣子。”古忘忧有些遗憾的答道,征服王是他在《Fate》中最喜欢的角色,能成为他“王之军势”的一部分,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从心理上来说是这样。

     拍了拍古忘忧的肩膀,征服王豁达的回忆道“看来你还是有很多苦衷的呀。”

     最后,只剩下韦伯没有回应这个问题,作为Raid原本的Servant,他站在那,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英雄王背后的教堂里,黑色的“淤泥”喷涌而出,自山头涌下。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所有英灵的心中都有一种预感,仪式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三名Servant在此相遇,就是为了圣杯最终的显现。

     只有古忘忧一个人感觉事情太过蹊跷,为什么现在圣杯的污染物就开始溢出?根据原著来说,就算有爱丽作为容器,可污染物的溢出再怎么也要等到只剩下两名Servant的时候吧?再说这个污染物的量,也未免太过不同寻常了。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隐藏剧情触发,终章任务重置:抹除贪婪之邪神——玛门。】

     古忘忧满脸的问号,虽然GOD里面各种混搭的剧本不少,但是这种走到最后却突然在Fate的故事里冒出个神话来的还真没有,好在系统还算是通情达理,接着便给出了解释。

     【补充说明:因为玛门入侵了Fate的世界,攻击导致GOD的系统混乱,出现了终章任务判定错误,所以系统重置了任务,死亡或者任务完成120秒后传出副本。】

     综上所述……这TM不是在逗我吗?一个游戏NPC黑了上帝开发的游戏系统,导致了自己的任务出错,然后系统又给出更正,名字前面的称号霸气就无敌了吗?

     虽然很气,但还是要看着接下来剧情怎么走。

     Saber上前一步,侧着脸对征服王道“就算没有你的庇护,我也会靠手中的剑,杀出一条道路来。”

     “虽然说有这个气势是好的……但是那个被抓走的银发女孩,对你来说很重要吧。”大手拍了一下Saber的后背,征服王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去吧,Saber。”

     英雄王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身后金色的涟漪渐渐散去,面对这位能和自己在酒席上畅饮的征服王,他给予了最大的尊重。

     没有阻拦其他人的离去,铁架桥上只剩下韦伯、征服王和英雄王三人。

     走到英雄王的面前,征服王带着些兴奋的神色建议道“英雄王,要不我们结成同盟吧。”

     他手舞足蹈的描绘着自己壮阔的美梦,要是用英雄王的王之财宝来武装他的王之军势,一定能组成一支最强大的军队,到时候,他们能征服一切看得见的地方,甚至幻想着在星辰大海也插上马其顿的旌旗。

     正如有他自己所说,他就是一个几百年来都做着同一个美梦的蠢货,为了听到世界之海的涛声,他不断的东征,却因为英年早逝,把一切都留在了梦里。

     英雄王放声大笑,道“征服王,你还真是个有趣人,可惜,能与我共同驰骋的只有一个人,而同一片天地下,是不需要两位王的。”

     “真遗憾。”征服王垂下头,看来两人之间必须要分个生死,失望也只是持续了一瞬间。

     金色的涟漪在他的身边荡起,黄金的酒器摆在两人的面前,举杯饮尽杯中酒,酒杯被同时抛向天空,高抬着自己的手,征服王、英雄王,两位不同时代的王者走向了对立面。

     “你们的关系很好不是吗?”站在桥头的的韦伯如是问道。

     抽出自己的剑,征服王没有回答,而是召唤出自己的战马,提着韦伯的衣领,开口道“虽然你已经没了令咒,但是……”

     自己跨上马背的时候,顺带将身材瘦小的韦伯也提了上来,征服王的嘴角上扬,吼道“开始了,韦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