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以以敌八(补更)
    开场的情况再次上演,东方棍顶着刀身,李原刚想扭动手腕,古忘忧如同看破了他的动作一般,抢先一个踢腿,踹在他的肚子上。

     练武之人的一招一式都是经过千锤百炼,也正是由于这成千上万此的重复,有些招式已经成为了刻在他身体里的定式。

     好处是招招链接的天衣无缝,动作如行云流水。但也有坏处,固定的招式容易被人看破下一手,只要稍加利用,高手对决这便是致命的弱点。

     所以在李原翻腕一刀,上挑之前,古忘忧已经看破了他的招,踢腿破了之后,直接东方棍一拧,在他的刀上打了个转。自己的右手却是弃棍反握,抓住了他拿刀的手,兵器战瞬间变成了贴身的肉搏。

     寒光闪闪的大刀反而变成了手中的累赘,如此大好机会,古忘忧又怎么会放过?几乎是在踢中他小腹的同一刻,拳头就已经欺近身来。

     一拳击中胸口,李原忍着痛,抽身后退,却在退了一步止在当场。

     古忘忧从一开始就抓住了他握刀的手,怎么可能容许他如此简单的就退走。

     握着他的手,一套分筋错骨的功夫之后,直接就是一通乱拳,毫无招式却又拳拳到肉,挑着他的几个重要的穴位来了几拳,瞬间就把他打昏在地。

     这几拳下去不可谓不狠,当古忘忧停手的时候,躺在地上的李原都成了鼻青脸肿的猪头。

     不过在这刀刀见血的角斗场,他连胜十二场,却未使一人缺胳膊少腿,也算是稀罕事。

     第十三场,只要赢下这一局,就能堂堂正正的走下去。而这次上来的人,早在意料之中。

     名牌被扔到桌前,西蒙单手提剑,施施然的走上去。

     古忘忧在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即便是十二个木头人,打趴下也需要一番力气,更何况是活蹦乱跳的人。

     西蒙的一只脚踏上舞台,沉静已久的气氛在这一刻被烧到了顶峰,观众席上人声鼎沸,角斗区却像是被人按下了静音键,那些恶徒的身上,只剩下了呼吸与心跳。

     角斗场的英雄在向王座发起挑战。

     “一剑定胜负。”

     西蒙的五指握在剑柄上,说出来一句和古忘忧相似的话。

     弯腰拿起地上的东方棍,古忘忧自嘲的笑了笑,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给【恶虎】来了棒闷棍,送他下了台。

     拔剑出鞘,剑锋与东方棍抬到一个水平面。

     脚尖一点,两人同时动了,只是一个瞬间,所有人只看到了寒芒一闪,两人的位置变换。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一剑是何等的犀利,没人看到过程,所有人只是看到一道寒芒闪过,然后古忘忧的脸颊出现一条血线,丝丝鲜血渗了出来。

     没有收剑入鞘,西蒙在那站定,鲜血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然后颓然倒地。

     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他的腹部明显凹下去一块。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胜负只是在一瞬间。

     古忘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是一棍,却比他刚才打过的十二场更加的累人。

     舞台上的角斗没有主持,也没有裁判,一切都是按照简单易懂的规矩来,站着的便是胜者,现在站着的是古忘忧。

     十三战十三胜,他已经拥有了从舞台上走下来的资格。

     当呼吸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刻,古忘忧擦了擦的额头上的汗珠,东方棍顿在地上,目光扫过所有人,却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下来的打算。

     这也是角斗场的规矩,十三战十三胜,你可以选择走下来,但是必须要问一句“还有谁敢上来的吗?”

     并不是要人挑战,而是要知道有哪些人不服,让那些不服的人闭上嘴,你才是这个角斗场真正的英雄。

     但你要是不说话,而是继续站在上面,那么就代表你想接着下去,连胜二十一场,便为王。

     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因为这二十一场有点特殊,二十一场一共是二十一位挑战者,除去刚才已经上了的十三位,剩下的就只有八位挑战者,而成为角斗场之王的二十一场胜利,那八位挑战者是要一齐上阵。

     也就是说,接着站下去,古忘忧要以一敌八,而且还不是八个一般的角斗士。

     十三胜的英雄可以拿到五千万奖金,角斗场幕后的老板最不缺的就是钱,多出几个英雄也无关痛痒。对二十一胜的王来说就不一样了,角斗场不会给你一分钱,但他会给你钱也买不到的权力,向角斗场的幕后老板提一个要求的权力。

     就像是劣化版的阿拉丁神灯,基本上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因为华夏国虽然明面上是天子掌权,但实际上四大家族一手遮天,他们的手里,握着这个国家的命脉,而四大家族,就是角斗场幕后的老板。

     他们希望能看到王的表演,但并不希望出现一个提要求的人,所以最后这八人中,一定有他们精挑细选的人,为的就是斩下英雄的头颅,然后告诉所有人,成王只是美梦。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的打压,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角斗场开诚布公的说,我们会尽全力阻止二十一场连胜,因为只有斩开所有的荆棘,方能成王。

     角斗场百年的历史,就只有五人在碑上留下血红的名字,可见其困难程度。

     大批的名牌被齐刷刷的抛上去,他们自知打不过古忘忧,但角斗场是不会允许人轻易成王,只要站上去,就有可能作为胜利的挑战者,获得一笔不菲的奖金,何乐而不为?

     但那些滥竽充数的人通通被刷了下来,原因很简单,七个汉子早已经在门口站成了一排,刀枪剑戟各种的兵器架在那里,一人上前,道“还差一人,谁敢上来?”

     说话的时候他将长刀往身前一横,明摆着表示想上来的话,能接过我一刀才有资格。

     这七个人,无一不是在角斗场里声名赫赫的人物,平时能见到一两个就就不错了,这次却一次性出来七个,毫无疑问,是老板刻意的安排。

     一个稍微年轻些的菜鸟蹿了出来,手里的枪舞出朵枪花,傲然道“我上去试试。”

     结果直接就是一刀砍了过来,新人举枪一挡,长刀势大力沉,直接压着枪杆砍下,一刀将他砍翻在地,巨大的冲击力使他口吐鲜血。

     七人中,一个脸带刀疤的男人招了招手,道“老七,别玩了,随便点个人上来。”

     收回长刀,看了眼躺着的菜鸟,老七随便点了个人就要上去,一个名牌却是砸在了他的脸上。

     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柄巨大的斩马刀,老七看到这件武器,将骂人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即便是用面具遮住了脸,但劲装勾勒出的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她的身材,这个角斗场里唯一的女人,令人敬畏的战场之花。

     与【散人】之名一样,【墨血】二字被印刻在纪念碑的正中心,众星拱月,他们就是月亮,他们就是君临角斗场的王,如同世界上只有一个月亮一样,同一片天地之下,也不需要两位王。

     撇开所有人,【墨血】第一个登上主舞台,那七个人对视一眼,一齐跟了上去。

     这样的事情都能让我碰到?好巧不巧自己来的时候就有一位王登台?古忘忧虚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一打一都不一定能赢,现在要我一打八。”

     话音未落,一杆长枪已经向自己刺了过来,【墨血】将刀顿在地上,靠着铁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暂时是没有和他们一起上的打算,毕竟是角斗场的王,骄傲还是有的。

     东方棍一甩,撇开枪尖,可这一击还没结束,又是一人方天画戟一划,横切着攻向古忘忧。

     七人的攻击齐至,古忘忧在怎么样也不可能防的滴水不漏,只得边打边退,苦苦支撑。

     双拳难敌四手,实在是说的有理,脚跟已经触碰道身后的铁网,无可奈何之下,古忘忧只得强打起精神来。

     以棍为枪,往前一刺,目标直指那位拿枪的老七,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包括老七在内的四人转守,各种武器齐齐压在东方棍上。另外三人的攻势更猛,攻敌所必救,迫使古忘忧不得不收招回防。

     脚踩方天画戟,古忘忧翻身一跃,东方棍横扫,稍微逼开众人,目标还是那位拿刀的老七,当头就是一棍。

     为今之计,只有先拼下一人,才有机会反败为胜。

     可这七人配合的实在是天衣无缝,一对铁钩袭来,老七大刀横斩,硬生生的剑古忘忧大腿。

     衣裳有些破败,身上那些细微的伤口就是他在生死边缘游离的证明,毕竟是真刀真枪,差了一寸便是致命。

     “想釜底抽薪,先杀一人。”拿枪的老大不屑的笑道“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在这角斗场加冕,可都断在了我们七人的手里。”方天画戟指着古忘忧,老三嘲弄般的说道“比你强的人大有人在,还不是在此饮恨。”

     “你丫的玄幻小说看多了吧,还饮恨!”古忘忧满脑黑线。

     东方棍在地上一点,然后抬起来,他接着说道“不过事实是,我已经成了角斗场的王,而你们……”

     古忘忧呵呵一笑,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