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开历史先河
    一剑刺了过来,七人中的老二狞笑道“本来只要给你来上几剑就行,不过都说了这样的话,我们几个可不会留你一条命。”

     以他的话为结尾,刀枪剑戟,各种兵器又是齐刷刷的攻了过来,面对前方的刀光剑影,古忘忧不退反进,东方棍震开双钩,横扫一棒,目标依然是那位老七。

     七人身经百战,都知道他是铁了心的要先拿下一人,纷纷转手防御,可接下来,横扫的东方棍陡然变招,直接就是一个上挑。

     目标不是老七,也不是其他六人,更不是一旁看戏的【墨血】,东方棍一挑,挑在了旁边的武器架上,顺着刀枪剑戟的护柄凹槽,挑的兵器漫天飞舞。

     然后一只手在这漫天飞舞的兵器中伸了进去,古忘忧拖起一柄关刀,立刀一斩,斩上老二剑的同时说道“哎,本来不想用这麻烦的打法,不过还是小命重要。”

     手又在瞬间松开,双手齐出,一手拿刀一手握剑,两件武器被他舞的虎虎生风,硬生生的将两人逼退。

     一杆长枪甩过去,抵上老六的方天画戟。

     从来没有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使用这么多种兵器,也从来没有人,能如此熟知刀枪剑戟的各种特性,但古忘忧将这一地的兵器用的得心应手,换上各种武器的时机把握的的妙到巅毫。

     当一杆长枪抵着老七的刀,然后被古忘忧放手一甩,甩到老二的肚子上,七人天衣无缝的配合第一次出现了纰漏。

     这些刀枪剑戟落到地上,古忘忧手脚并用,有时候往地下一踩,一杆长枪就被他借下一个支点,巧妙的拿到手中。

     站在他们面前的古忘忧就像是八臂的哪吒,各式各样的武器向七人攻过来,以一压七,还让他们所有人都应接不暇,直打的七人焦头烂额。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能御百兵,方为【散人】,作为角斗场的王,没一点本事怎么行?

     久守必失,在古忘忧这番攻势之下,七人当中的老二终于露了破绽。

     剑本来就不擅长防御,这一下中门大开,古忘忧没有留手,也没有留手的机会,直接就是一杆长枪笔直的刺了过去。

     这一枪要是中了,铁定可以解决对方一人,老二能不能活下,就得看华夏国的抢救技术了。

     却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墨血】动了,巨大的斩马刀一挥,漆黑如墨的刀身劈开长枪,横亘在古忘忧和那七人之间,如同天堑一般。

     斩马刀的刀柄比寻常武器要长上许多,有点类似于长枪,却又没那么夸张,而刀身就像是劈下来的半块门板,有刃且锋利无比。

     这巨大的武器和【墨血】娇小的身体形成的强烈的反差,看起来却又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古忘忧使劲的摇了摇头,萌这个字,用在这种全身都散发着血腥气的‘御姐’身上,确实有些不合适。

     这一刀隔开了双方,也让场上的激斗瞬间冷却了下来。

     斩马刀缓慢的在地上拖行,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妄动,他们都在等着,等着【墨血】的下一步行动。

     将全长两米五的斩马刀顿在自己的面前,【墨血】看着古忘忧,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可以,还真想和你一对一打一场。”

     力压七人已经够辛苦的,如果在加上个她,那么可就麻烦了,古忘忧的眼睛瞬间变成了死鱼眼,虚着眼睛指向那七人,道“要是你想,可以先和我一起干掉这七个人,实在不行,等我干掉他们再打也行。”

     【墨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古忘忧这话看起来既胆小又无耻,可在角斗场称王的人,又怎么会是一个胆小无耻的人。

     手中的斩马刀横扫而下,直接就是一刀劈过来,她的战斗风格和史龙有些像,斩马刀又大又沉,【墨血】的战法就是以力压人。

     看着出手的架势,古忘忧就知道,【墨血】没有任何的留手,流露出的是最纯粹的杀机。

     在这种地方称王,对人都有份杀机才正常,像古忘忧这副虚着眼,觉得一切都麻烦的死宅,才是奇葩异类。

     最先抵挡的不是斩马刀,而是老四的双钩,见【墨血】出手,他们七人自然是全力打起来配合来。

     首先做的,就是限制古忘忧的行动,好让【墨血】发挥。而这也是她算计在内的,不然这一刀也不会如此简单。

     脚尖扫来一根狼牙棒,往后压住双钩,古忘忧向前一步,然后手持长枪一点,架上斩马刀,手心一阵发麻,看似纤细的女人,一刀的气力竟然如此之大。

     看似平凡的一刀,却是最有效的伤敌手段,古忘忧接下这一刀,就已经知道,今天要想胜过这个女人,实在是难,更何况自己还是以一敌八。而斩马刀这种势大力沉的武器,用在无法留手的对决上,要是败了,估计也不会有个全尸。

     想到这,古忘忧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斩马刀刀刃在前,古忘忧迅速伏下身子,一个翻滚避开刀口,随手捡起地上一个武器,将自己身体撑了起来,说来也巧,拿的正好是自己带进来的那根东方棍。

     斩马刀砍在地上,震的铁网都微微颤动。

     一双死鱼眼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古忘忧看着【墨血】,肃然道“看来我今天是赢到头了,不过我这个人,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要搏一搏才能甘心。”

     这一刻,他收起来刚才的慵懒,这一刻,他才真正像这个角斗场的王,凌厉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散发开来,仿佛整个舞台都是他的主场。

     东方棍一扫,在地上倾斜上挑,将一地的武器再次挑飞到天空,他一往无前,目标是前方那一位与自己并列的存在——角斗场的另一位王。

     七人被他的气势惊住,第一想到的竟然不是进攻,而是暂避风芒,为【墨血】拖住他。

     刀枪剑戟齐出,古忘忧却是随手抓起一件武器,不要命一般的横扫过去,将七人纷纷逼开。

     东方棍一抽,震开老七的刀后立刻放手,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正好反手一抓,一根铁鞭被他拿在手中,脚踩挥过来的方天画戟,然后高高跃起,当头一鞭砸下,目标自然是【墨血】。

     这铁鞭恰似隋唐演义里秦叔宝的武器,压根就是宝塔堆成的一根铁棍,虽然没有锋刃,但挨这一下保证脑袋开花。

     宛若神兵天降,全身的气力都倾注在这一击之上,古忘忧可谓是放手一搏。

     皓腕的筋骨在这一刻被运用到极致,这是【墨血】和一位华夏老气功师学的发力法门,将全身的力量都调动起来,出手便是雷霆一击。

     手腕一抖,她的动作幅度不大,斩马刀的刀锋划出的线条却很长,恰似怒涛骤起,一刀上斩,全身力气迎向古忘忧手中的铁鞭。

     【墨血】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力量是斩马刀的专长,这样的比拼,她有信心不输给任何人。

     噔的一声,就像是巨大的铁块撞在一起,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

     古忘忧竟然在刀刃与铁鞭碰撞的那一瞬间,将双脚蹬了上去,强压住腿部的酸麻感,抽走一杆长枪后借力一跃,巨大的力道全都化为了他的冲力。

     就像是一颗炮弹一样,斜射向铁网,眼看力有不殆,枪尖刺向铁网上方的空当,就这样借力再次腾跳,直接就翻过铁网,铁网上方那寒光闪闪的刀刃划着他的衣服,留下一条长长的口子。

     他越过铁网,越过来那上方寒光闪闪的刀刃,成为整个角斗场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在主舞台的死斗上临阵脱逃的人。

     一口茶水尽数喷到了地上,贵宾席的老赵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老半天才有个人说出句话来“还能这样!”

     的确是该问问还能这样?铁网不高,但就算你在变态也不可能一跃三米,更何况,上面还架着半米的刀刃,刀刃磨得锋利无比,手指头一碰就是一个血洞。

     在分出胜负之前,铁门不开,角斗场里又没有投降之说,倒下便是败,站着便是胜。

     可竟然有人用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方式,越出了铁网,跳出来战圈,这又该如何算?

     要是不想办法逃出来,指不定就被人砍死了。身为当事人的古忘忧倒是淡然,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后,虚着双死鱼眼,道“我认输。”

     角斗场没有认输,可你也不能在把他拉进去重新打吧,观众嘘声一片,倒是角斗区里,没人说什么话,因为他们没资格说话,就是再不要脸些,古忘忧还是在这里封王的存在。

     老苏猛吸了口烟道“虽然没看到个胜负来有些遗憾,但他们的这两手真的不错。”

     “咳咳。”老赵也是应和道“也不算亏了。”

     接着便是一个电话打来,原来是下面的人拿不定主意,特意来问问。

     名为老柳的老头接了电话,与这些个老伙计对视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事就算了吧。”

     就这样,【散人】这个名字,又再次开创了角斗场历史的先河,成为第一个在这里认输的人,前无古人,后估计也不会有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