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滑雪场的日常
    这一上午,允儿一直和西卡尝试着去滑雪,西卡本来不敢穿上滑雪板,她很想泰妍一样窝在宾馆的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披萨。可允儿不允许她这样做,以心情不好需要散心为由,愣是把她从水晶的腿上拉了起来。

     允儿胆子大,一直弯着小蛮丨腰尝试着一点一点学着滑雪,可西卡就这样像踩着滑雪板鸭子一样跟在允儿身后小步走着。

     允儿伸出条格子带着白色毛绒绒圆球的手套,紧紧的握着西卡的小手,包裹着,尽量不让西卡的小手暴漏寒风中。两人抬起胳膊,互相牵着,以对方的身体保持着平衡。假如允儿要摔倒,西卡可以把允儿拉回来,假如西卡要摔倒,允儿同样可以把西卡拉回来,就怕坑队友。

     一片空旷的滑雪场刺骨的寒风夹带着雪花肆无忌惮着,在高山上的不引人注意一脚,一红一粉两个穿着滑雪服的身影,紧贴着滑雪道拖着疲惫的身体艰难的行走着。

     允儿踩着过脚面的积雪,留下一片小脚印,西卡跟在允儿身后每一个脚印都正正好好印在了允儿的脚印上,让每一个脚印都倒影着两种不同的花纹。允儿的脚印刚好能包裹住西卡的脚印,一路走过,两个人就像一个人。

     “话说我们玩累了需要吃午饭,那……小毛球自己在家不能饿死了吧?”

     “我把电瓶线固定在小毛球所在的咖啡桌上了,如果它饿了会自己去充电的……”本来被红围巾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耳朵只能呼呼风声,允儿熟悉的甜音突然闯入,又有一些习惯性的放空。接着西卡一边掏出一盒包装精美的小礼盒,一边对着允儿的背影,说道;“允儿,你和泰妍住在一间房,她喜欢吃甜食,我给她买了巧克力,等一会儿吃完饭你替我送给她,就说我路边捡的,她会明白我什么意思的……”

     “哦。”

     允儿心不在焉的答应着,顺手接过西卡手中的礼品盒,一盒巧克力?正好我需要补充一下运动一上午所需的能量呢!

     想想泰妍也是一样,想要把允儿当作邮递员,送给西卡,表示早上不愉快的歉意。这便是泰妍和西卡和好的奇葩方式,西卡会送泰妍喜欢的东西,暗藏的意思是我懂你,而泰妍会送西卡不喜欢的东西,暗藏的意思却还是我懂你,这让允儿大吃飞醋。泰妍把一根黄瓜绑上了红丝带送给西卡,她知道西卡不喜欢吃黄瓜,所以故意送黄瓜。

     、允儿一看就炸毛了,居然送我西卡黄瓜,居然送黄瓜!有没有搞错,要送也是我送啊!怎么行使我的权利,这么没有礼貌?

     一转过身,允儿就对着黄瓜咬了一大口,又用勺子抹了点甜果酱,几口就把那根黄瓜都吃了!允儿觉得怨不得自己,是因为她们找中间人没选对人!昨天躺在泰妍家的地炕上,裹着被子的泰妍和西卡在一被窝说了半个晚上的悄悄话,这种在轰子们之中正常之举,却让允儿气的一整晚没睡好……

     允儿蒙着被子,一整晚都在用手机查着百合,百合的励志事迹,可以允许百合结婚的国家,家长支持百合的特例。结果大多都是西方那边,相对比较保守的亚洲却犹如一潭死水。

     允儿也害怕,她是真的喜欢上了西卡,不是闺蜜之间的友情,不是姐妹之间的亲情,而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是需要结婚,领证,拥有一个家,过日子,生孩子的爱情,是需要相扶到老,相伴一生的爱情。

     自己和西卡这一对儿,一百辈子在一起太难太难了。首先自己喜欢西卡,自己要正视这段感情,自己要表白,自己要让西卡喜欢自己,两人要抵抗家里的反对,两人要面对社会的不理解,两人走进婚礼殿堂,两人要生一个胖娃娃,两人要相互扶持到老一生,真的太难太难,允儿没有这样的勇气,去面对未来九九八十一难的每一项的挑战。

     允儿也想过,如果自己对西卡的感情真的是爱,自己不会刻意苛求远离,不会一门心思的去控制,因为越固执的让自己不要想,自己就会越想,反而会更糟。

     如果自己喜欢上了西卡,那么就像这样一直赖在西卡身边,叫她起床听她抱怨的声音,偷偷的用她的牙刷,看她为了生病的自己着急的样子,就这样一直陪伴到她找到真正的幸福,到时候自己就可以下岗了,只有她幸福,自己才会幸福。

     丨

     “允儿,你这是带我去那里了……这不是去餐厅的路啊!”乐此不疲的踩着允儿脚印的西卡,一抬头,居然发现自己身处在滑雪场边缘茂盛的小松树林边。

     “我就是要带你来这里啊!”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打野……”

     “什么?不许瞎说……”一听允儿说打野两个字,西卡白了允儿一眼,这个小丫头有这样没大没小的开车了。于是不管不顾的大喊着,制止了允儿接下来要说的话。允儿最近越来越没大没小,动不动的就对自己开一些不正常的玩笑。

     “我没瞎说啊!打野顾名思义,就是指游戏里打野怪的意思。而且我要说的是打野味给你吃啊,你想什么呢?我发现你这人也是,一天一天的思想不正常!”

     “我……”

     “你什么你,你思想不正常!”

     看着允儿一脸戏虐的看着尴尬、害羞的自己,西卡不服输的仰起头,立马反击道“你怎么说我思想不正常了,我有没说什么,我让你不要说的意思是,小动物多可爱没事打什么野味儿呢?倒是你认为我思想不正常,你才是像不正常的思想去想了吧!”

     “呦呵,我发现你最近能反杀了啊!”

     “别闹了,我都饿了……我们回去吃饭吧……”

     允儿一把拉住要转身西卡的衣袖,猛的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伸出另一只胳膊揽住了西卡的腰肢,紧紧的抱住了因穿了厚重的滑雪服,而变得笨重的西卡。将小鳄鱼嘴凑近了西卡的耳朵,轻轻的说道:“你冷了,你抱着你给你取暖……”

     “可我不冷……”

     “你冷!我想让你说你冷!”

     “你……”

     “别动,一会儿就好……”允儿就想像这样紧紧抱住西卡,只有这样紧紧抱着西卡,只有这样当西卡在自己怀里,才能证明西卡是自己,是只属于自己的。也只能这样,才能平复自己那颗受了伤、吃了醋的脆弱玻璃心。允儿小声翼翼的说道“西卡欧尼,有一句话我想要对你说……”

     “什么?”

     “我……爱……你……”

     “什么?风太大,你说太小声了,我没听清……”

     “没什么,没听见就好……”允儿故意借着风声,小声在嘴里嘟囔着,让这句“我爱你”,只在自己嘴边回荡着。看着西卡不解、迷茫的样子,允儿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是真的百分之百确定自己对西卡的感情真的是爱,但这句我爱你,允儿憋了一个月了。

     一只雪白色羽毛的小鸟落在两人头上松树树枝的积雪上,印上了几个三角形的脚印,针形的松叶由于突然增加了重量,弯曲着,上面一指厚的积雪,“哗啦啦”的落下,正好砸在紧抱在一起的两人的头顶,积雪灌进了允儿的脖领,来了一个冰冰凉。允儿狠狠瞪了一眼那只小鸟:“我觉得这只鸟一定是一只单身狗!”

     “……”

     丨

     许多年之后,仍旧保持着现在的青春美貌的允儿,悠闲的浇着一盆仙人掌,西卡居然也有时间坐在一旁的红色沙发上,给允儿织着一件长围脖。允儿笑着对西卡说:“记得我和你告白那个疯狂之夜,那是我第一次说我爱你!”

     西卡微笑着,放下了毛线:“不!你第一次说我爱你是那一年的滑雪场,在小松树林里,你紧紧的抱着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