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有鬼?(3)
    允儿只不过没想到西卡真的装鬼吓唬权宁一,其实她只不过随便顺口一提罢了。

     虽然这男的百分之八十是一个骗子,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就算是有所图谋,那这样把人家吓个半死,也始终有所不妥、虽然允儿经常吓唬人,但那都是无所谓的小玩笑,西卡这个绝对能把人吓得魂都丢了。虽然觉得有所不妥,但一想西卡恐怕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或许也是这个男的真的有做得不对的吧……

     允儿想了想,在理智与西卡二选一之中,还是选择了西卡……可能也没有什么理由,只是西卡,是西卡吧。

     其实允儿不知道,这个叫权宁一的男人可把西卡害惨了,害得自己哭哭啼啼的离开了s丨m,甚至改变了原有平平淡淡的生活轨道,让自己永远回不到从前那一刻,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之一。

     可能有些人看不惯,但西卡认为这就是这样的自己,一个有喜怒哀乐的普通人,让自己像菩萨、上帝一样自己做不到、。自己不能做到被人打了左脸,笑着伸出右脸再让人打一次。恐怕这样也不是帮了他,而是害了,助纣为虐,做了坏事收不到惩罚,让他更无所顾忌。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我就是我,不能见到辣鸡也不躲。

     我不想害人,也不想当被害人。

     “鬼!鬼!鬼!”权宁一全身颤抖,瞳孔急剧收缩着,呆滞的望着面前漂浮的水杯,手足无措,活脱脱像是见了鬼。

     而西卡和允儿吓得抱在一起,同样面色紧张,当然两人是装的。搞鬼的就是她们两个,一个主攻,一个助攻,一个主场,一个加油助威。听了允儿的话,西卡也如愿在松开另一只拦着允儿腰肢的小手,先是伸拳,然后猛然握拳为爪,水果盘五个水果被西卡锁定。漂浮在空中,与西卡的手平齐为一条直线。

     西卡绕了一圈,控制这五个苹果、葡萄、香蕉、橘子、泥猴桃绕着圆桌游行,故意把这些头水果拉出来在权宁一面前遛遛。

     现在西卡已经能够,简易的一只手控制多个物体了,虽然不能像指导手册里,控制数以万计的沙尘,但几天时间,也算是进步如飞了。【零↑九△小↓說△網】

     “啊!鬼!鬼!”

     权宁一吓得向后退着,由于退的太勇猛,椅子被他带翻,他又被自己绊倒,碰!一声,仰面摔倒在地。没管身体上的疼痛,他坐在地上蹬着腿,手脚并用,向着门口方向蹭着。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个时候只顾着害怕,哪能抽个空思考一下追杀自己的水果们,到底有没有杀伤力,他只会想自己陷入了鬼屋,像恐怖电影1048号房间一样,或许一辈子永远出不去,一辈子生活恐惧当中。

     眼见门就在眼前,权宁一不管不顾的翻过身,向门口爬去,衣服上褶皱不堪,又脏又乱,那通红的眼睛闪现出对未知的恐惧。这一刻的权宁一,不再是那个笑里藏刀的伪君子了。什么礼义廉耻?什么身份地位?什么面子德行?在生命面前统统不值一提。

     权宁一跪着打开门,扑出去,四肢大开,以一个大字型趴在倒影着五光十色闪光灯光的大块儿石砖地板上。

     不顾来来玩玩的人以一起奇怪的目光看着他,抓着面前女服务员的高跟鞋,像是抓着救命稻草。然后他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大为惊讶,让所有人就以一种更异样看他的话,只见他慌张的说道:“救命!救命!那里面的点歌器自己开了,自己就换歌,然后带着红酒的杯子突然漂浮在了空中……还有水果盘的一个苹果带着一群水果想要了我的命!”

     “这位xi,麻烦你起来好吗?你这样趴在路中间会给其他人造成不好的影响,而且也会妨碍其他人的通行的!”没见过酒怎么?怎么喝了这么多?喝的都站不住、神志不清、说胡话了,看这样子、这状态恐怕还喝了药吧。这种人见多了,不要以为喝多了就能耍酒疯,能开得起这么大夜店的,哪个没有点黑的、白的的关系,闹市只有死路一条。

     女服务压根儿不信,估计不是故意说夜店有鬼,故意摸黑、找事的,就是喝多了说胡话的,这两种人她不是见过一两次了。

     而且恐怕对于一些人,除了有权有势现实生活中的人名币玩家,就是西卡这样的公然开挂、用修改器、金手指的人最有震撼力了。他们还没端起枪,一辆小汽车就砸在他们脑袋上了,有关人员还会点点头,没错,是它杀,是小汽车先动的手……

     丨

     “还疼吗?”

     “闭嘴!我不许你问!”

     没有魔力,软趴趴躺在地上的红绒扫把被西卡踢了一个跟头,从台阶上滚到了汉江的冰面上。

     此时西卡的脚也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西卡心里长草,想要早一点学会飞,节省买车的开销,坐上拉风的扫把漫天飞。睡不着的西卡凌晨四点多就开始捣鼓着,大床另一端的允儿撅着嘴,西卡搅合了她美梦,还把被窝给捣鼓凉了。

     不过一听西卡要去汉江边,还是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黏着西卡跟了过来。西卡说江面上有积雪,又空旷,骑着扫把能才冰雪连飞带滑保持平衡,而且又不怕撞倒东西,摔倒还有积雪当天然的防护垫。

     西卡坐着扫把,紧紧的握着一头想到努力保持平衡,速度不快,也就跟快步走差不多,而且西卡不会转弯,扫把一直是固定在一米多高的位置,直线向前前进着。由于西卡很难保持平衡,允儿在一旁站在堤坝的台阶上,和西卡十指紧扣,拉直着手臂,努力让西卡保持着平衡。西卡骑着扫把不紧不慢的前进着,允儿小跑着跟着西卡,看着西卡稍微一有倾斜的倾向,便一把拉过西卡。

     “呀!”一声娇呼,只顾着西卡没固着自己的允儿却先摔倒在江面上,厚厚的积雪中。好在积雪足够厚,加上允儿穿着带着毛绒连帽的羽绒服,才没有感到疼痛。

     “你没事吧?”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扔让牵着的那双手,被允儿猛然一拉,扫把上的西卡本来就没有平衡感,都是允儿才没有让她摔跟头。现在允儿一拉,西卡自然失去平衡,滚到在冰面上。允儿摔倒还拉个垫背的,西卡自然不依。西卡和允儿在汉江边的冰面上,抱在一起,打着滚。两人下衣襟、裤脚、衣袖钻进去不少能和她们肌肤媲美的白雪,遇到温度融化着,冰冰凉,可让没羞没臊的两人吃足了苦头。

     天山的圆月,在最后散发着清晨最后的光辉,在宽阔无垠的汉江江面的冰与血上,只有零零散散的踩着冰过江的脚印,还有一片打过滚的痕迹……

     “我服了……我服了……起来接着练吧……”

     “我不想练了……”

     “不是吧?我们大清晨的顶着寒风来江边,才练十多分钟就不要练了啊!别闹!要是打滚打上瘾了,回家在床上在打……”

     “不是……”

     “那是什么,你要是说啊!像急死我?”

     看着允儿一脸无奈和焦急的样子,西卡还没开口,那一张精致的带着红色条纹围巾的西卡脸颊却先红了。见允儿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虽然不想说,但了解的允儿的西卡只能妥协,有一些吞吐和犹豫的对允儿说道:“那个扫把……那个扫把……它硌的我有点疼了……”

     “哪里?给我看看破皮没,要是实在不舒服,我可以给你揉揉啊!”一听西卡说疼,允儿里面不管不顾的说着。西卡一听刷一下脸更红了,就连脸皮更胜一筹的允儿,在下一秒同样脸红。西卡骑着扫把,硌到的能是哪里?还能是哪里?能是允儿随随便便的就在野外看的、揉的地方吗?允儿也十分尴尬,她还打着哈哈:“那有什么,你什么地方我没看过,揉揉又能怎么?”

     西卡推了一把允儿:“你还说……”

     丨

     “要不回去找人用螺丝给你在扫把上拧上两个沙发……”

     “那扫把可硬了,估计比钢铁还坚硬……而且还拧沙发,干脆把我这扫把放在你车子地盘儿上当节能发动机算了……”

     “你还真别说,这是一个好主意……”

     “我看《魔女宅急便》也没说人家骑着扫把会不舒服啊?”

     “pd不让呗!”

     十分钟后,允儿卖了二十四小时开业的快餐店的炸鸡和薯条,又专门卖了一份早早上班报亭的首尔晨报,专门用来垫着皮鼓坐在大堤的台阶上。

     坐在堤坝上两人一边吃薯条一边闲聊着,炸鸡吃着吃着冻成了冰棍,不受待见,薯条成了两人的抢手货。不知不觉纸桶里就剩下最后一只薯条了,允儿和西卡同时伸手到纸桶里。两人平时抢食吃已经习惯了,根本没有孔融让梨的习惯。不过这个时候西卡却先说道:“你吃吧……”

     “别客气,福根,吃了一天走运,咱俩一起吃吧!”允儿叼着薯条的一头,撅着嘴凑近西卡,很明显让西卡咬着薯条的另一头,坑爹的综艺上都有,看哪一组咬的更短……

     西卡自然不依,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硬上允儿百分之八十会怂,但百分之二十西卡赌不了,要是允儿不怂,那不是把自己给坑了。轻推了一下搞怪的允儿,白了她一眼:“去你的!”

     清晨江面上的冬天的太阳懒洋洋的爬起来,照亮了一片天地,为了给坐在江岸上的两人,制造血红血红的气氛,居然染红了一片无辜的白云。允儿捏着西卡的鼻子,让靠在自己肩膀上昏昏欲睡的西卡,起来看夕阳,西卡是大懒蛋,逮到机会就睡,起床也是倒数第一、第二,相比西卡允儿精神许多。

     或许看到这一幕,她们的粉丝会问,你幸福吗?你什么时候去找自己的幸福啊?面对粉丝们这样的质疑,允儿承认,现在的自己是幸福的,甜蜜而又温馨,即便是没有爱情和婚礼,自己一样不觉得生命会空洞、无味。是爱情吗?允儿会说不是,是喜欢吗?允儿会说是,但却不是那种喜欢,至少目前不是。

     允儿知道自己不是百合,因为爱情在一起,也不可能给西卡幸福,相反对于西卡来说,也不可能给自己幸福。毕竟她们之间如果有爱情,那么这段爱情太沉重了……

     可能对于允儿来说,这段爱情……拿不起……也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