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重生了?(2)
    “啊……疼……”西卡下意识的捂着自己通红的脚腕,坐在床边大声喊疼,吹着香气在脚腕的红肿处,可能是想人工散热吧!

     看情况是拉伤了筋,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西卡也明白这点伤一两周就足以康复,毕竟之前练舞,伤到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西卡觉得一切都变得很奇怪,本来一切都按照常规的旋转着,可这一觉醒来,一个神秘的包裹把自己变成了魔女不说,自己的身体浑身无力、头疼欲裂、忽冷忽热不说,而且前队员一个又一个的回到了自己身边……

     现如今宾馆之内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在西卡坚决不去医院的前提下,允儿和小贤用面巾纸在清理着墙面上、地板上喷洒的奶油,帕尼跪坐在床里侧给西卡铺被子,姗尼和孝渊去找工作人员让他们去药店给西卡买一点软膏,而把西卡扶到床边的泰妍和秀英一脸关心的看着西卡。毕竟不管怎么说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可能成员们也知道自己有点冒失了,才造成了西卡这一次不该有的伤害。

     “怎么不想说什么吗?一句话都不想和我说吗?确实我们互有对错,但你们八个人就忍心扔下我一个吗?就算我们并不恨对方了,但我们又如何能够抹平这一道隔膜,再次信任起对方呢?”西卡眯着那一双带着疲惫、无奈、希望的眼睛,看起来西卡真的已经非常疲惫不堪了,她用低沉的绵软无力的声音,质问道:“有没有人回答我!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了西卡这段话……成员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副茫然、莫名其妙的的样子……

     “没话说!那就都滚吧!”

     有些时候西卡的脾气也像一个孩子,看起来风风火火,得理不饶人,但其实她也只需要一句道歉,甚至一句无所谓的解释也行。很多时候都是,有些人一生气就吵吵嚷嚷的,但其实让这种人原谅一个人并不难,或许几天就忘得一干二净,而有些人看起来不吵不嚷,但一连几个月不跟你说话,以后见了面也会异常的尴尬。

     而如今的西卡只不过想知道,为什么说好的一心一意,说好的永远的少女时代,然而在少女时代这趟列车上,自己会先一步下车呢?

     “西卡……”

     “你这衣服穿了几年了?三年?四年?”听了泰妍的声音的西卡炮火找到了目标,目光也锁定了泰妍。

     成员们可能是刚刚跑了行程回来,每个人还穿着那件可以将全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长版羽绒服,这种羽绒服的方便之处就在于,在里面可以穿一些打歌服、工作服,打歌或者拍画报之后可以立刻将自己全面包裹,不仅是少时,一般的团体也都有所准备。而西卡正是看见了泰妍敞开着怀,那一件老式的白色体恤……

     “怎么?这么想证明你自己是一个节俭的好偶像啊!既然节俭,那你那辆奔驰跑车又是怎么回事?三年前的衣服你舍不得,然后立马就买了一个价格上百万的跑车,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你装给谁看呢?”

     “我……”

     “什么都别解释了……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都给我滚出去吧!”

     “你能把你的话再说一遍吗?!”

     “我说!滚出去!”

     泰妍还想说什么,看样子明显是想理论一番,直皱淡金色的眉毛,那一双白净的俏脸也有一些发青,现在是被西卡一番刺激要爆发了,而成员们也被西卡一口一个滚字,说的心里有一些不舒服。

     不过胳膊却被允儿拉住了,只听允儿小声对泰妍说道:“泰妍欧尼,西卡欧尼可能有一些不舒服,等我们工作完了回来再来看她吧……”

     听见“碰”的一声,关门声,房间里再次陷入了一片平静中。西卡望着天花板,自嘲的笑了笑,不禁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这真是怎么想要的结局吗?

     自己为什么非要住到这个房间里呢?为什么非要住在这个房间里呢?还不是因为这里有自己难以磨灭的那一段记忆,和她们的那一段快乐的记忆……

     记得那是二零一三年的冬天,公司为了专辑《LOVE&PEACE》赶去济州岛拍摄画报,可就在只剩下最后一天的那个晚上,自己突然得了重感冒,发烧、浑身关节痛、使不上劲儿,所以只能破例好好留在宾馆里修养……

     早上成员们一大早,拎着退烧药、零食和蛋糕,泰妍手里的瓷勺,搅拌着白色的心形咖啡杯,里面用开水冲着一包布洛芬颗粒,允儿蹲在咖啡桌前切着蛋糕,每一块儿故意粘在手指上奶油,都被她允的干干净净,还有坐在自己床上唧唧喳喳讲着笑话的成员们……那一刻西卡有一种家的感觉……

     掀开窗帘,放着酒店门前一辆黑色保姆车前,等她们的工作人员们冻的直跺脚,经纪人蹲在台阶上一个又一根的抽着烟。西卡就一直看着这辆保姆车开走……为了成员们暗自祈祷着……

     不对!

     不对!

     西卡摇摇昏昏沉沉的小脑袋,把自己从幻想中摇醒。记忆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组画面,一台苹果7s撞在墙面上支离破碎……西卡撑起身子挣扎的坐了起来,扫了一眼地面,除了擦了奶油剩下的纸巾、一罐芒果饮料易拉罐,根本就没有任何手机碎片!

     这怎么怎么可能?!

     西卡看着那一罐易拉罐,脑海里又出现了一组画面,自己坐在那个转椅上,面目无神的看着窗外,连夜赶来的小水晶洒脱的坐在书桌上,勾开了一瓶九日牌芒果饮料……

     难道说……这瓶饮料是小水晶的……是小水晶三年前打开的那一瓶饮料吗?

     可这又怎么可能?!

     西卡手拄着船头,一瘸一拐的连走带蹦的走到了书桌前,拿起了书桌上的白色三星手机,带着充盈的那一双漂亮大眼睛里的泪水,看着那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联系人,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美妆、美拍自己三年多之前用过的没有更新过的老版软件……西卡摇着头,一脸的不可思议,她咬着那一片小白牙,用那只还算完好的手,一把抓住了窗帘,“哗啦啦”一瞬间拉开!

     外面的一切,给西卡强烈的冲击,让西卡的完全反映不过来!

     鹅毛大雪拍打着宾馆的玻璃窗,雪花们就好像飞蛾扑火一样,拼死拼活的想要飞进屋内,一睹西卡的芳容。而窗台上不知名的小鸟在那里留下了,模糊不清的三页形印记。

     而在宾馆楼下,环形花园路上……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在那里,四个西装革履的男女冻直在地上跺脚,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蹲在门前的台阶上一根一根的抽着烟……

     为什么?为什么?

     是我一个梦做了三年多?还是我做了重会三年多之前的梦?

     大势女团apink强势回归,《nonono》横扫各大榜单引人期待,歌坛老将少女时代是否稳坐霸主之位,一切都将引人期待……窗外一间八卦杂志社,在风雨中飘摇风卷残云的残躯的海报映入西卡的眼帘……

     少时,我是……站?还是不站?

     为了少时,我是……战?还是不站?

     答案已经显然已经显而易见,虐少时,何尝不是另一种虐自己……既然这段记忆只是我的过去!便注定了将不是你们的将来!

     咔!

     门被西卡拧开了,西卡光小脚丫,踩在冬季冰冷光滑的走廊瓷砖之上,每走一步就像都像上了岸的美人鱼,其中的痛苦只有西卡自己清楚明白!那一片晶莹剔透的珍珠,在西卡的脸颊上流出了一条淡淡的晶莹痕迹,在空气中蒸发着。

     因开门声而回过头的成员们,看着穿着红裙子的西卡,光着脚丫,忍着脚上的疼痛,站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西卡淡淡的吐出了三个字:“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