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轰子们的聚会(2)
    轰子们这一次聚的特别齐,小贤也不想搞特殊化,而秀英偶吧被大家逼的闷闷不乐的人未到撅着的酱油嘴先到了。西卡把自己熟睡的小毛球深藏的格子柜的手机盒子里,不到迫不得已,西卡真的不想重复,快递小哥云云的事情她奇遇的来龙去脉了。至于她重生的事,只要不露馅,西卡是不会说的,西卡也不傻。

     等这几天拍摄完《Igotaboy》的mv,按照进程,回来自己要学着骑着扫把飞了,至少要学着掌握平衡,和对于高空的恐惧。而此时秀英“啪”的一声拉开厨房的拉门,大喊一声:“开饭!”

     “吓我一跳!开什么饭,大家都还没来,只有你和一直都在的允儿在。”西卡正在厨房刷一些许久没用过的旧碗和筷子,还有带着铁锈味儿的铁锅。

     回头一看穿着修身的女士皮夹克的秀英,带着遮挡住大半边脸颊的大墨镜,头发向后梳着,只留下了一小撮刘海在额前不屈不挠着,这一身帅气测漏的装扮,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个少女心,不过不包括西卡,此时西卡面色如常的说道:“我是这么想的,大家来了一起做饭……一起吃饭……体验一种家的乐趣,对比之吃了付钱就走的饭馆,这样不是很好吗?”

     “别人说这话我就信了,至于你,我一定想,这一定是你又为了你的懒惰找借口……”秀英说着,放下了手里装着寿司和海带汤的,两个简易塑料饭盒,家里大摆宴席,她顺便搜刮了点。秀英喜欢吃寿司,还是很小的时候,在日国出道的时候第一口感到的惊讶。

     “西卡欧尼……我来啦!”穿着一身成熟的橙色长版羽绒服的小贤,在秀英刚来不多久,也提着一口袋蔬菜出现在了厨房。小贤也越来越成熟了,浑身上下到处透漏出成熟的御丨姐风韵,可能再也回不去多年前那只呆呆的小贤了。

     “你和秀英说不来的,来的反而早,那些积极没想到都是嘴上说的快……”

     “小贤来的正好……”秀英把小贤拉到餐桌前,一边和小贤摘菜一边对着西卡说道:“西卡,其实我和小贤、侑莉我们三个也写了歌,我们三个写了一首《BabyMaybe》,小贤和侑莉写了一首《XYZ》,本来想着趁着这次的《IGotABoy》专辑申请发行,不过和你的《小幸运》相比,显得实在太幼嫩了,所以就一直没好意思说出口。”

     “怎么会呢?我写出《小幸运》这么流畅的歌曲也有幸运成分,你们只要努力了,就一定会得到相同的回报的。”

     “你写的《小幸运》,就像是一杯越品越有味道的咖啡,虽然可能不会像炸弹爆炸一样那么轰轰烈烈,但一定会像细水长流一样让人细细品味,反过头在看看我们写的,品不出任何味道……”秀英说着有一些失落,话语中也并不是那么沉稳了,带着一丝丝颤音说道:“你知道从前的我多渴望成功,你、泰妍、允儿你们三个还好,泰妍是少女时代的solo女王,允儿是少女时代的林演员,而你就是一直很火,我们三个总要为自己找一条出路……”

     “秀英,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少女时代最后落寞的。”西卡微笑着,安慰似得拍拍秀英的肩膀。

     “嗯,这两首歌我会像公司争取的,毕竟我们现在也算火了,有说话权了……况且公司都答应你的歌了,也没理由不答应我的了……”

     “这么说你这是让我先试水了,我觉得你挺聪明的啊!”

     “不不,别误会,我不是拿你当枪使。只不过你写了,《小幸运》之后,我就感觉到自己的不成熟,所以就有点担心……”

     “我开玩笑的,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西卡自然不会多心,因为没有西卡的《小幸运》,秀英、侑莉、小贤三人组合作的两首歌一样发行了……

     而西卡的《小幸运》是先行曲,如果能取到预想到的效果,第二步西卡不会跟团打野战了,独子发行单曲专辑《小苹果》、《极乐净土》,如果单曲专辑取得了好成绩,那一张会被人说,呸!不要脸的专辑将会问世,专辑里包含了《上和下》、《no.9》、《怦然心动》、《Mr.Chu》、《Mr.Mr.》,这样先把女团的后路堵住了,然后再去坑男团。如果这样少女时代还是不能制霸,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她去吧!毕竟西卡重生了就这点金手指,让她买彩票,她也没买过彩票啊!哪个号能中奖她也不晓得……

     西卡有信息公司会用她的专辑主打,《Mr.Mr》在自己手里,公司摇头不用,西卡就托着腮帮子看高层们打什么?

     丨

     接着轰子们大大小小的,都聚集在西卡别墅的厨房里,三个女人一群鸭子,轰子们九只女人,正好三群鸭子。

     唧唧咋咋的分好几个话题聊天,有聊化妆品的、有聊美食的、有聊电影的,轰子们主要的两大爱好,爱美、爱吃没的说。

     “干点活呗,不能让我一个把活都干了吧!”西卡把盆摔在餐座上,这些轰子一个一个真把自己当客人了。坐在餐座旁几个人摘菜、洗菜,看样子是把摘菜当成插花了。

     “我们来你家做客,还得干活啊,拍综艺体验生活来了啊!”

     “就是!”

     “给你面子才来的,别人邀请我们还不来呢!”

     听见轰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有逗哏、有捧哏的怼自己,西卡气的直翻白眼,那一张比之奶白肌肤的泰妍也不逊多让的肌肤,变得更加没有血色了。看硬的不行,换了一种说法,来软的:“行行,我的意思大家一起动手,不是能早点吃饭吗,你们不是也饿了吗?”

     这么一说轰子们这才纷纷行动,小贤买了红薯、土豆、豆腐、绿叶菜。允儿、侑莉、秀英一组把鸡腿炸了,西卡、小贤、泰妍一组把菜切了,孝渊、帕尼对付那条活灵活现的鱼,姗尼去玩游戏了,凭姗尼城墙拐角的脸皮,她不干活没人管得了她,况且她答应吃完饭捡桌子、刷碗了。

     “怎么切?”

     “你不会切……你拿着菜刀站在切菜板面前干什么……”

     “那你来……”

     “还是你来吧……我去用手机查查怎么切土豆丝……”泰妍一看西卡把菜刀递给自己吓得缩回了身子,这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泰妍和西卡一样不会切菜,尤其不会切土豆丝这种高难度的,谁切谁丢脸!

     而另一头侑莉和允儿合作的非常默契,两人在盆里给鸡腿搅拌了炸鸡料之后,已经下油锅了,看着第一次炸鸡腿的允儿和侑莉兴奋的击掌,西卡把那句“小心油锅汤”咽到了胃里。看着自己的牛皮糖不在粘着自己,主动提出要和侑莉一起炸鸡,西卡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松了一口气,还是紧了一口气。

     一家人的一碗水也端不平,总有她和她好点了,她和她更好点了,西卡和允儿最近混的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逛街,和男朋友、女朋友能做的事,基本一样落不下。

     另外一边清理鱼鳞、内脏的孝渊、帕尼就没那么轻松了,鱼是活的,两人谁也没有勇气把鱼杀了。

     别人杀鱼帕尼都会转过头,更别提自己亲自动手了,反倒从小一直把自己当女汉子养成的孝渊,闭着眼睛拎起小臂一般长短的鱼的鱼尾巴,把鱼就向着光滑如镜面一样的地板上摔,孝渊毕竟也不是懵懵懂懂的少女,没杀过鱼,还没见过别人杀鱼吗?

     她知道,鱼要先摔死。

     西卡看着被扔到自己腿下的鱼,一阵无语,还有比切个菜都需要助手上网问广大网友的西卡更糗的吗?有!把鱼当成铅球一样扔的孝渊。

     丨

     酒是好酒,菜不是好菜。

     鸡腿和炸串被侑莉、允儿两个大手弄的外糊里嫩。秀英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就是打杂、端盘子的,她没有参与炸鸡腿。就没有一个懂行的人告诉她们火有点太大,不是爆炸,是炸,两人一心想着快点吃,就没有管其他。

     鱼总体来说是不成功的,第一这条鱼炖的很腥,就证明它不是一条正经鱼。孝渊和帕尼说不关她们什么事,是这条鱼本来就腥,其实鱼有一条腥线,处理内脏的时候要一起处理,帕尼和孝渊根本不知道,而且炖的时候也没什么去腥的措施。

     西卡、泰妍为主体做的大酱汤,总体还可以,就是土豆丝切的比筷子还粗,也值得说一b。

     不过一来是轰子们动手才丰衣足食,二来也不能嫌弃自己做的菜不是,所以如今大家配着这一桌菜,喝着丰盛的啤酒、烧酒、红酒也很乐呵,很有气氛。

     在开动之前,小贤照了一张轰子们比划着大拇指的餐桌集体照,美名其曰把欢乐气氛带给家人,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小贤家里管得严,她大半夜跑出来,要发一个认证照家里人才放心。

     接着秀英和帕尼又祷告……

     “干杯!”

     “明天上午都没事儿吧?大家今天不喝醉了谁也不能走啊!”逮到有人陪自己喝酒,姗尼兴奋的举着一只刷牙杯,里面烧酒、红酒、啤酒掺合在一起的土制盗版鸡尾酒。由于轰子们人多势众,没有杯子的轰子就找到什么,便用什么了。

     “喝醉了还能走吗?”轰子们之中泰妍酒量也值得一说,看她如今上卫生间都要扶墙的样子,估计现在就喝的不能走了。

     “那就都别走了……睡在我家吧……桌子上有地方……”

     几杯酒下肚,轰子们的俏脸都有些烧红,只可惜如今没有男生,没人有这个审美观,审视轰子们的娇态、。

     西卡脸颊通红躺在椅子上昏昏欲睡,对面侑莉大约五分钟、十分钟便去一趟卫生间,挡着吊灯晃得西卡眼前一会儿亮一会儿暗。一边的秀英还在“咔咔”嚼着鸡腿上的脆骨。尤其是另一边允儿不知怎么和大酒桶姗尼一般见识,两人在石头剪刀布拼酒,吵吵嚷嚷的,让眯着眼睛的西卡根本无心睡眠。

     丨

     允儿估计也是一心想着赢,当然不是显示自己比姗尼能喝,而且想要在石头剪刀布上赢上姗尼一把。

     一项自称为轰子们之中游戏王的允儿,这么被虐实在太丢脸了,十次石头剪刀布,十杯酒进自己肚儿,允儿就是不服,凭什么姗尼就能一直赢?

     其实后面卫生间的门的开着,里面有一面大镜子,虽然不能清晰看轻允儿背后手的动作,但根据猜测,姗尼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姗尼欧尼,我再喝要吐了……这样吧!如果我们之中谁在输了,可以选择不喝,可以答应对方做一件事,但仅限于这间屋子,仅限于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这样行不?”允儿眯着眼睛,说话都有一些迷糊不清、卡顿,不过即便是这样允儿一样不服输。

     其实生活中允儿也是一个不服输的女生,虽然她外面甜蜜、精致,可爱中带着淡淡女神气质,但她却有一颗不屈、固执属于女汉子的心。这样的她,有时候让西卡生气,有时候让西卡心疼。

     “好!我给你翻盘的机会……”姗尼一边把手放在背后,一边暗自瞄着镜子里允儿背在背后手的倒影,看着好像是石头。古灵精怪的姗尼倒也不是诚心,严格说起来这也只是一个游戏,谁输、谁赢都不会影响她们之间的感情,大家都图的高兴。于是此时又大喊一声:“布!”

     “我出了石头……为什么你比我先出还能次次赢我?”

     “手气……手气好!”

     “什么手气、脚气的,再来一次我保证赢你……”允儿深呼吸一口气,允儿心里这个憋屈,玩石头剪刀布都快被姗尼赢哭了,虽然明早再想起来,这个时候喝的半醉的她透漏出本性的固执,可能会觉得好笑。吐出带着酒香和本身体内自带的香气,又豪言壮语的放声大喊道:“哪怕,今天只要让我赢你一次,我就不玩了!”

     “想蒙混过关?你还没喝酒呢,白的、红的、啤的自己选一样吧!”

     “我选大冒险……”

     “大冒险……那除了我之外在场的欧尼你挑一个欧尼亲她一口!”今天大家聚在一起搞笑,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顾及,平常就喜欢玩游戏的姗尼更是撒开欢的玩,更是不怕,允儿清醒了之后打击报复。

     听了姗尼的话,不但允儿一愣,其余的轰子们也被吸引过来了。姗尼说在场的欧尼除了她自己,那也就是除了两个人了,一是姗尼,二是小贤,可能姗尼知道以小贤的性格,这种玩笑多少会对她有一定的伤害吧。

     允儿会选谁,轰子们也多多少少有一个大框架。近在咫尺的西卡不选,那不是太浪费这个资源了吗?

     丨

     果然允儿转过头看着迷迷糊糊、半梦半醒,正在打盹的西卡。一只手扶着西卡椅背,将脸颊凑近仍旧闭着眼睛西卡:“西卡欧尼……我可以亲你吗……”

     本来西卡也是装睡,她见允儿凑近自己本来不知道如何应对,于是装睡逃避着,如果允儿没亲自己,那也没什么。如果允儿亲了自己,虽然不会太心动,可能自己也不会有抗拒心里吧。

     可能不管直不直,不管男与女,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腐吧。

     不过允儿她居然先问上了,这个问题让她怎么回答吧?你亲吧?你别亲了?答应、反对哪个都不对……

     “你……”

     “西卡欧尼……刚才姗尼欧尼说得话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不过……”西卡还想说什么,不过却感觉眼前的光线变得暗了起来,一股属于允儿的淡淡的香气,清晰可闻。

     抬眼一开,眼前允儿精致的脸颊与自己脸颊越来越近,这一张脸颊虽然不是每一颗五官都让人经验,但组合在一起,却有一种让人耐看,百看不厌的那种耐看。允儿没有突袭,她慢慢的靠近自己,可能她等着自己推开吧?等着自己拒绝吧?

     拒绝?不拒绝?我又该如何作答?

     如果拒绝,那允儿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不舒服。如果不拒绝,这样又不是自己想要的。

     “你干嘛……”

     “亲你……”一说话,允儿口中喷出的香气,尽数撞击在西卡脸颊隐蔽的每一个毛孔上,弄的西卡痒丨痒的。

     允儿喝醉了,西卡也喝醉了,可能也迷失了自己。眼前允儿的这张脸颊带着朝霞一般可爱的红晕,那一双迷离的双眼,倒影着自己的身影,左眼有自己,右眼有自己,就好像从这一双圆溜溜黑珍珠一般的瞳孔中,可以看见她眼中的自己迷离着、纠结着。在她眨着眼睛的那一刻,画面中断,自己居然还有一丝失落。

     西卡觉得自己可以不用考虑了,因为已经晚了。在允儿的鼻尖碰触自己的鼻尖那一刻,在感受到允儿皮肤上的温度的那一刻,西卡就知道晚了。

     允儿亲了自己嘴,身体上感觉,就是一片让人忍不住继续探索柔软,一点点湿润,带着一股被唤醒的橙汁味儿。

     至于心理上,西卡不知道。别问她!因为她真的不知道。

     一旁的姗尼用杯子挡着脸颊,天知道她只是想让允儿亲脸,这两人搞这么大搞什么飞机?

     丨

     嗨起来,我们虽然人少,不能输了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