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酒吧争执
    “帕尼,玩够了回去睡觉吧……”

     “没玩够呢!你也别只是在吧台坐着啊,也一起来啊!”帕尼用手强拉硬拽着坐在吧台上喝着橙汁的西卡,西卡并不喜欢酒吧里震耳欲聋的dj乐,并不喜欢酒吧里令人眼花缭乱五彩斑斓的闪光灯,要不是怕帕尼一个人有危险,而且自己也很久没来,西卡一定会选择宿舍里的大床。而同样没喝酒的帕尼却更喜欢在舞池里忘情的撒欢着。

     “不了不了,我不想跳,而且都不知道有什么人,被人占了便宜总该不好!”

     “不会啊!这里一般都是圈内的人士,都是有迹可循的,哪里敢随便占人便宜,而且孝渊也经常来玩的,我俩也没有被占便宜的情况!”帕尼笑着,一双笑眼弯弯的犹如阳光一般的灿烂,笑起来的帕尼真的很让人心动。如今帕尼又说道:“要是你不会跳,你可以当我的钢管啊!”

     “别闹!要是泰妍知道还不吃醋,你可她老婆不是吗?”

     “关键时刻大家都是姐妹,我当谁的老婆不一样啊!”

     “……”

     也不能一直和帕尼这样僵持着,西卡无奈被帕尼拉进了舞池。不过之前在练习室天天跳,现在在舞池里还跳,也就是帕尼这个喜欢跳舞的小姑娘受得了,所以西卡低着头捣鼓着手机心不在焉懒洋洋的左右晃动着,只不过没想到真的被帕尼当成了钢管。

     西卡帕尼一家医院出生,两人同在米国离开父母一个人在韩国生活着,西卡这个练习生的前辈一直没少照顾帕尼,两人关系一直好的像一个人一样,甚至和之前的允儿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允儿在危难之中扑在自己身上为自己阻挡住坠落而下的吊灯,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在滑雪场西卡亲眼看见允儿光着脚踩在冰冰凉的雪地里,那一双大眼睛流出泪水冻成了一片冰晶,晶莹剔透,泛着光辉,允儿已经成为了西卡不可代替的唯一。

     而现在,既然帕尼和西卡关系这么好,也是毫不顾忌的缠上了西卡,她没喝酒却有点醉醺醺的了。不过西卡的逃避蟒蛇一样缠着西卡,两手挂着西卡的脖子上扭动着。

     “帕尼,你这也让我太尴尬了……”

     “出来玩,你还一本正经,这才是尴尬吧!再说你不跳傻傻的杵在这,我不利用一下不是浪费了吗?”帕尼欢实的笑着,看着她无忧无虑的很开心,她趴在西卡的耳边说道:“其实我最喜欢跟你一起出来玩了,要是和她们都是她们欺负我,而你和你就是我欺负你了……”

     “你这也太实在了,不用给我留点面子吗?”

     “我就是要把你的面子当成鞋垫子!”

     “再说我打你了啊!”

     “不要,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过你要是非要打我,我也没有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打的舒服不舒服……”不同于允儿一听西卡要打人就像见了猫的小白鼠,帕尼知难而上不说,还想大言不惭的扬言让西卡打她。

     “我才不打你这个小m呢,打你你不知道有多高兴!”

     “别客气,咱们关系这么好不让别人打我也要让你打啊!”

     “去你的!没见过这么没礼貌的要求!”

     两人玩着玩着也放开了,西卡体力不支,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坐在二楼的看台上,看着围栏下不停扭动的男男女女,两人用吸管一起喝着一杯饮料抢的不亦乐乎。

     西卡今天心情也不错,虽然对于俞老师的离开有一些遗憾,但相比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可能一路飙升,自己通过重生而来的作弊器可能在最近一两年的时间便可以在公司拥有一个不可动摇的地位,到时候不仅仅是自己,轰子们的事业也会有所保证,总之是一件好事。

     丨

     “碰”一声,帕尼猛然一开卫生间的门,却正好撞在了一个穿的花里胡哨的花衬衫,面容还算俊朗的小白脸的额头上。小白脸捂着额头疼得呲牙咧嘴,还没抬头便开口咒骂着:“我说你走路是不是眼睛长在头上,你瞎啊!”

     “对不起了……”帕尼一眼看着好像是jyp的尼坤,这个时候的帕尼和尼坤还没有过多的交集,可能如果不是有西卡相陪,帕尼今天都不会来酒吧,可能不来酒吧,帕尼都不会见到因为最近事业不顺心喝的烂醉如泥的尼坤,一切也都是西卡的蝴蝶效应所引起。

     帕尼一项不喜欢与人结交仇怨,这个时候她认错打算息事宁人。可没想到被撞的额头通红的尼坤却带着满身的怨气而来,他没想过要息事宁人:“对不起有用,那杀了人放了火就都说对不起就完了呗!”

     “那,你想怎么样?”帕尼也有一些火气,一看尼坤就和喝醉了想开女卫生间的门,不然怎么自己一开门就撞到了他,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是你撞了我,现在你问我想怎么样,我倒是要问你想怎么样?你看看,你都给鼻子撞出血了!”尼坤一只手捂着鼻子,一抹鲜红顺着手指的缝隙处流淌而出,一双还算耐克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整个人摇摇晃晃站不稳的样子。

     “我不是都道歉了吗?”帕尼嘟着嘴,一副委屈的模样。加上她一副精致耐看的俏脸,让人不由得楚楚可怜。自己一个女孩子,按理来说还是他的圈内前辈,可这个醉鬼就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怎么了,尼坤!”这个时候三、四个男子迎面而来,中间那人穿着花衬衣带着大墨镜,叼着烟卷,一股浓烟冲鼻口中喷出,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一股痞气。

     尼坤一见中间那个男子酒气醒了一大半儿,这个男子是这间店的会长之一,在整个首尔都是恶名远播的社团头目,他的上头正是华克山庄的大佬,而华克山庄却是国家大力扶植的第一赌场,势力自然不用多说。正是因为他,才能让那些三流小媒体势力远离这家艺人的娱乐天堂。

     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一身淡粉色的外衣,黑色的长发楚楚可怜的模样,这是少女时代的前辈的帕尼吧!不管自己和这个女孩什么仇什么怨,吵两句也就算了,不过要是让这伙人搀和进来,自己和帕尼都不会善始善终,尼坤还有点良心,他笑着对那人说道“没事没事,都是小事……”

     “不是小事吧!都把你鼻子打出血了!”男子一把抓住尼坤的头发,将他的头撞在了一旁盆栽的花瓶上:“尼坤是我的兄弟,现在你打了我的兄弟,这事是不能这么了解的了!”

     “那我给你们赔钱吧……”帕尼一看这个男子就更不是什么好东西,一颗心上下不定,担心焦急着,带着大片恐惧的帕尼害怕的像一只受伤害的小鹿,恐怕如果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她一定会抱着那个人大声哭泣吧!看着走廊另一头来寻找自己的西卡,示意西卡不要过来,而是去寻找帮手,或者报警,如果西卡过来可能又会把她自己搭在里面,想了想帕尼又说道:“我男朋友在等着我,要是他见到我这么久不出来一定会着急的!”

     很明显帕尼故意说自己一个人在战斗,而且说有男朋友,一般猎丨艳的人都会知难而退。一边说着帕尼一边低着头打算路过,可那个男子便一直嬉笑着拦着帕尼。帕尼向左,他便向左,帕尼向右,他便向右,末了还说道:“你说这事巧了吗?我向左你就向左,我像右你就向右……”

     “几个大男子欺负一个女生,有意思没意思啊!”西卡冲进人群拉紧了帕尼的手,在帕尼埋怨中承担着她肩膀,给帕尼一个并不强有力的依靠,她对着这个带着一群人,像猫捉老鼠一样调丨戏的男子怒目而视!

     “有意思啊!而且我们没欺负她啊,明明是她打我朋友在先,拦住我的去路在后啊!”

     “帕尼别管他,我们走,我这就带你出去!”

     “要走可以,但是你们打了我朋友,我也不能让这件事这么过去了!毕竟我的属下都看着,你们也要给我留点面子是不是?”男子拿了一瓶二十几度的烧酒伸手向着西卡和帕尼递了过去:“这样,这瓶酒你们其中一个一口干了当作赔罪,我就放了你们!”

     “好,你说的,我喝了!”

     “西卡,要喝也是我喝吧!”

     “我喝吧!一会儿你开车!”西卡拿着就对着瓶口一连喝了几大口,从来没有对瓶吹的西卡被呛的在几个男子大笑声中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几大口溅出的酒水喷在西卡的衣襟上,让一旁的帕尼看的心疼。

     要不是自己惹了事,恐怕也不用西卡受罪了……

     “让我走!”

     “你也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我说你喝就让你走,我就真能让你走了吗?”这个男子嘲笑的向下拨了一下眼镜,漏出了肆虐的目光:“我同意了,我的属下还不同意呢,我的属下同意了,我的七大姑八大姨还不一定同意呢!实话告你那瓶酒里被我下了要,下了一种让你非常向往的药,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走了,明早我会派人把你们送回少女时代宿舍的!”

     “你!”

     “我怎么了,我一个粉丝难道不能和偶像亲近亲近吗?”一个点头示意,他身后的几个男子冲了过来。

     “我求你放了我们吧,要不你把西卡放了吧,是我撞了你朋友,我一个人赔罪还不行吗?”帕尼忍受不住尖叫起来,一直忍着委屈害怕的眼泪也不由得滴滴落下,像是大雨倾盆的前兆,这一刻她除了出真的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连打电话报警的勇气都没有,相比于允儿帕尼真的不是一个坚强的女子,她或许更需要一个人来呵护,而不是像允儿一样默默的付出着!她嘴里说着放了西卡,可手上却紧紧抓着西卡这个最后的救命稻草的手腕,虽然她也知道这颗救命稻草非常的脆弱。

     可包括帕尼在内的现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那个第一个冲上来的男人炮弹一样倒飞出去,坐在光滑的地板上划了两、三米距离才停下。

     剩下的几个男子一脸惊恐万分的掏出了腰间的弹簧刀,毕竟刚才一瞬间发生的事太诡异,他们什么都没看清,人就被打飞了!

     啪!一声,几个男子的刀脱手落地,刀落在地板砖上,更是一声脆响把地砖砸除了一道道裂纹,他们怎么想不到手里的刀为什么突然间像是重了一万斤一样!

     帕尼惊讶的通红的小嘴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一双震惊的双眼忘了哭泣的她眼泪断了线。她转头看了一眼西卡,西卡伸出了另一只左手,对着那几个男子高抬而起,而那几个男子居然双脚离地,猛然横七竖八的砸向了天花板上,再一刻压不住的牛顿棺材板,再一刻一切引力都在西卡手中失效,魔法永远都是科学的天敌!

     “这回,我们能走了吗?”

     看着颇有气势的西卡,看着犹如《冰雪奇缘》里爱莎一样冰冷的冰雪女王,拥有着颠覆者一切的魔法的西卡,帕尼心里就像五味瓶一样杂乱,不过她知道西卡即便是在不可思议,那也一样不会伤害她,她震惊,但她并不害怕,她只是震惊的颤抖着对着西卡疑问着:“西卡,你……”

     “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你伤害你!这是我说过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嗯。”

     帕尼的脑海中出现了那一刻,自己新来到公司时,由于为人老实经常被人欺负,一个同样是家在米国的练习生前辈,会在自己偷偷哭泣的时候安慰着自己,为自己擦去眼泪,每一次都是她拦在自己身前,对着那些坏丫头大声喊道:“有我在,我不会让何人伤害她!”

     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她便觉得这个单薄的肩膀这么宽阔。

     “西卡?”

     “我带你走!”

     恐怕允儿打死都想不到的是,这一刻她的老婆——攻了!

     丨

     写装比写习惯了抱歉,而且逮到机会就粉红一下,没想走阶梯线,最近颈椎病有点严重,更新目前也只能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