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为了你,我忘了自己
    “允儿!我觉得吧,我们就算买回来,也不一定是小毛球喜欢吃的食物,反倒耽误时间,我看倒不如用手机图片试试它!”西卡两只白皙的手指扩大着白色三星手机上的草莓、苹果、辣椒、生肉等等一系列的美食图片,可对面的小毛球就是丝毫提不起精神来,并没有搭理西卡。

     小毛球是一只有灵性的动物不假,它天生就有对食物的分辨能力,就比如一只婴儿对于奶瓶的分辨力。而小毛球并没有见过这种智能手机,看见手机里的食物,它只会以为食物在手机里,并不可能知道手机里的食物是假的,因此如果这其中有小毛球可以吃的食物,那它一定会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反映。不过它却只是对着手机后盖儿看了一眼,便提不起任何兴趣了。

     大床上西卡和允儿面对着面,一根金、黑交织的大辫子横在两人中间,杂花的纯棉大被子被两女扯开了盖,毕竟闹了一身汗,屋里冷,冻感冒了不值个,两人主要盖住了暴漏在外的肚子、长腿,小翘丨臀拱在外。沉默了一阵,允儿突然道:“西卡欧尼,好像它对于一般的红色食物并不感兴趣啊!你说它不是想要吃橡胶皮吧……”

     “估计没这个可能,这种电线的橡胶皮一般都是人造的,再说哪有吃橡胶的动物啊……”

     “那它不会是想要吃里面的铜吧……”

     “它要是吃铜,我护肤品的盖子就是铜做的,它不可能舍近求远去咬电线。而且它又没有牙哪能咬动铜这种金属……对了!电!我们为什么非要纠结这些看得见的东西呢,电线电线,不就是通电的吗?”想到此,西卡突然坐起身,忘记了半面头发还被允儿以“结发夫妻”的烂借口给绑在了一起,扯着疼的西卡“嘶嘶”抽气声,咬着贝齿,转身望着允儿大声道:“扯得的头发都快掉了!疼死我了!”

     “你看我就没有这么疼……你的头发都是染发把头发染的没有营养了,我不用护发素都黝黑锃亮的!改天我买护发素的时候,也给你买一瓶试试看,适用不适用,还有我用的那个沐浴露特别好用……”

     “我说这根辫子呢,你给我往哪里扯?”西卡半月形的漂亮双眼,无语的白了一样搞怪的允儿:“真管不了你……”

     倒也不是西卡一味的忍让的允儿,而且平常允儿不会这么闹,这么像一只牛皮糖一样紧紧的黏着西卡。

     只不过人受伤、生病时候都会感觉特别的孤单,特别的依赖亲近的人,不管是伤在身体,还是心里。而允儿这场还没有开始的恋爱,基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虽然还远远谈不上爱,但允儿喜欢一个男人也不容易,只要是认真的,离开时伤心难过在所难免。恰好这个时候西卡给允儿安慰、温暖,允儿就更害怕西卡在她心里的伤口还没愈合之前悄然离开,想要绑住她,哪怕是互相之间缠绕不断的那一缕又一缕的发丝。

     两人之中不论是谁,放手离开……那一根一根猛力拉扯的发丝,都会痛了两个人。

     然而允儿的想法,西卡自然也知道。西卡毕竟不是孩子了。

     一个打火机上边的铁盖子,被西卡用掏耳勺挖开了。本来允儿还有一些疑问,西卡口中说着电,却扯着自己去厨房哪了一个塑料打火机,不过看着西卡把里面黑色的点火装置,压电陶瓷小电机倒出来,允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西卡怕小毛球直接接触220v电压有危险,毕竟不是小动物都是专门住插座的蟑螂,如果用手机充电器,有担心电压太小并不能引起小毛球的兴趣。

     “西卡欧尼,这都能被你想的出来,原来你不傻啊!”

     “嘘……别说话……”

     “哦。”

     “等等!你才傻呢!”

     “你骂我傻……我夸你不傻,你居然恩将仇报说我傻!”

     “难不成,不傻还值得你夸一夸吗?”

     西卡把小电机对着小毛球按下,果然,小毛球看见小电机发出的噼里啪啦的电火,眼睛一亮,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西卡手里的小电机,眼里的渴丨望毫不掩饰的展露在西卡和允儿的面前。这就证明,小毛球死死的咬住电线,不是因为红颜色,不是因为橡胶皮,不是因为铜线,却正式因为里面的电流!

     难不成这个小东西,是吃电的?西卡和允儿齐刷刷的在心底惊讶着。

     人和动物都需要食物补充能量,按照物种、体重每个动物摄取的能量各有不同,但它们的食物都是其余的动物或者植物,从来没讲过吃土、吃石头这种死物的,更没见过吃电这种虚无缥缈的看不见、摸得着的东西!

     西卡带着忐忑的心情,把那一根黑线小心翼翼的赛在了小毛球的嘴里,按着的手指带有一丝犹豫。西卡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做这么中二的事,这么无厘头的事,如果让爱护动物的人看见,还以为自己虐丨待小动物呢!

     咔!

     一声电响,可小毛球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反而更加期待着,也为了只有这一瞬间的电流、电压赶到失望。两人看到这里已经毫无疑问了,虽然不可思议,但却不得不承认,小毛球吃的东西是电。怪不得西卡尝试了任何小宠物食物,小毛球就是不为之所动,这和小毛球吃的东西差了十万八千里。

     “它……”

     “别问我!我都不知道去问谁!”

     “那我们怎么办?”见西卡也是一副无语的表情,允儿也乖乖的闭上了小鳄鱼嘴。看样子西卡对于这个宠物也所知不多,可能真的是一个不知道是谁送的包裹。虽然疑问多多,但一来并没有一个可以解答的人,二来目前看来这只小宠物,并不好给西卡造成不好的影响,允儿也就不想多费脑筋了。

     “只能尝试一下了……大不了我们两个离远一点应该不会有事吧……”

     西卡把一根秀逗了的榨汁机的插销剪了下来,用火机烧一下上面的橡胶胶皮线,把零线和火线菱角分明的分开来。西卡没做过电工这点活,所以废了五六分钟,现在纯属于赶妹子上架。

     就像放鞭炮一样,把线仍在床头柜上,西卡和允儿就齐刷刷的按照早就已经预定好的路线,躲进了里侧,换衣间的木制拉门后。看着床头柜上的那一只小东西,心脏怦怦跳个不停,两人知道,现在她们两个虽然不是玩火,但也是玩电,一个弄不好也会伤及她们两个无辜。

     只不过考虑到又断路保护器,一旦什么连电了,在第一时间这个房间的电都会断掉,即便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西卡欧尼,要是有事,咱们两个一个跑不了就双双都跑不了了……”

     “头发连电吗?我初中物理不好,你是大学生你有发言权。”

     “那我可不知道,我就知道要是一个不测我一个去下面孤孤单单的,一定要拉一个垫背的,陪我聊聊天,唠唠家常……我要是触电了,我就死死抱住你不放手!”

     “呸!就不能说点好的吗?你今天着魔了吗?”

     “别吵!快看!咱家小毛球奔着电线去了……你这宠物养的惊心动魄的不说,以后不知道要费多少电呢,交电费都给你交破产了!不过你破产也好,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苞养你了!嘻嘻!”在三平米大小的试衣间里,西卡两只手扶着木制拉门,允儿手搭载西卡的肩膀上,懒洋洋的趴在了西卡身上。两女聚精会神的盯着小毛球第一次进食交流电,嘴上却一直别着嘴。

     允儿也觉得自己有点小神经了,不过她觉得这样的发泄也很好,省的哭哭啼啼的让关心自己人替自己担心,还能给别人带来快乐。

     更何况允儿一直是轰子们里,最无忧无虑的小轰子,至少允儿一直努力这么做着。林允儿!你行的!你就是抛弃一个并不需要的糟粕、辣鸡的渣男而已,你应该感到庆幸和喜悦才对。除了他,还有很多关心的人,比如面前的西卡欧尼……

     “挺大个姑娘了一天天的不要点脸,跟谁学的苞养苞养的?”

     “苞养多浪漫啊,我养着你,我承包了,你只要负责给我暖床就可以了,反正躺床是你的爱好,不利用一下太浪费了!”

     “去你的,一肚子歪理!”西卡也被允儿逗笑了,她也知道允儿是开玩笑的,要是自己当真了,她保证立马就认怂了。

     而且要论直女的话自己和允儿都没有什么弯曲的志向,至少没看着美女一直流口水,想着啪啪,虽然自己两人目前来说都有这种潜力吧,毕竟自己和允儿都对百合没有什么厌烦心里。不像帕尼总是一肚子这个那个的,又人类的结构与繁殖,又圣洁的神灵什么的,关于百合的话题,有时候允儿甚至还会站在帕尼的对立面,和帕尼犟犟嘴。

     眼前小毛球已经抓住了,那根火线的边缘,送到了三角形的小鸟嘴里。不知道小毛球什么身体结果,怎么吃电,但西卡也知道小毛球是魔宠,本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碰!

     一声巨响,一瞬间犹如天棚地裂一样惊心动魄。整个床头柜上的一切瓶瓶罐罐猛然凌乱起来,那本苹果笔记本电脑也同时,噼里啪啦的一阵短路的乱响,所有塑料、玻璃碎片被渐飞,撞在棚顶、前面上,又被弹飞。距离床头柜最近的床一面,被“碰”一声,床头靠背被劈碎,一个烤焦的味道也在一瞬间传来。

     好在没燃起大火,可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紧接着换衣间的灯,卧室的灯,里面奄奄一息,整个卧室空间一片黑暗,只能看见通红的灯丝在苟延残喘着。在以西卡的别墅为中心,四周在几乎一两秒钟的时间内,变得昏暗,许多人家的等亮度只有之前的,百分之五十!三十!二十!十!

     咔!

     断路器的保险丝开始工作,整个别墅一片黑暗,只有天上月光,昏暗的灯光,照亮在了这间残破的卧室之内。

     “啊!”西卡胆子不大,如果她的人生是一部小说,她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主角,至少自己没有主角的沉着、冷静,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好吧!退隐其次,西卡觉得自己可以当女主。此时突发状况,西卡下意识的一声尖叫,连忙转过身,紧紧的抱住了允儿。西卡有一些怕黑,怕飘飘,可能是她灵敏度差,打不到飘飘吧。

     “啊!喊什么?!吓我一大跳!”西卡一喊,允儿也不甘落后的喊了一声,本来娇躯吓得颤抖,西卡还大喊大叫的吓唬她。

     不过允儿毕竟胆子大一些,她看着西卡的小宠物,小毛球。刚才还被自己和西卡捧着到处放,还被自己用木梳梳了梳毛,用手指肚拖着它的手,假装和它握了握手,玩的不亦乐乎。

     可现在,这只小宠物全身散发着三米左右的白色光圈,在光圈周围的一切皆遭到了灭顶之灾,西卡的卧室已经百分之八十重伤。

     噢妈!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怪物?

     它还能算是生活在地球的动物吗?

     啪!

     同样一声噼里啪啦电流声,在西卡和允儿的头上响起,头顶那个偷工减料的劣质灯,灯泡一阵碎裂声。吊灯上三十多厘米大小铁圆盘装饰,带着叮叮当当一大片玻璃水晶吊饰,掉了下来。

     而这下边,还有两个人,一个叫林允儿,一个叫郑秀妍。

     夫妻本不是同龄鸟,因为她们还结着发……

     “撕拉”一声,塑料袋被撕碎的声音,西卡的笑容在光辉处模糊着:“允儿,这件一千二百万韩元的衣服,我给你买了!”又一个画面在允儿的脑海中出现,自己的手被西卡紧紧的握住了:“除了钱之外,我能为自己做的,还有很多……比如说友情、亲情……”

     假如这个灯罩砸在我身上,可能骨折!假如这个灯罩砸在我腿上,可能残疾!假如这个灯罩砸在我头上,可能丧命!

     所以西卡欧尼,假如再发生一次这样的情况,我一定不会再有这样的勇气了。如果我残疾了,希望你能像我说的一样,苞养我,如果我死了,希望你不要再记得我。人生要做很多事,可能很蠢、很幼稚、很难堪、很可笑,但绝对不会后悔。

     一件衣服,换一条命,你值了。

     一般人面对未知的危险,即便是不会丧命,那也会下意识的选择闪躲,因为这是潜意识,正因为有这种潜意识,人们在脚滑时,才能不经过思考一瞬间保持平衡。能抵抗这种潜意识,去保护另一个人的人,可能就是被某些人忽略的真爱了吧,可能吧,谁知道呢?

     西卡再一次被扑到了,再一次被允儿压在了身上,一天两次被允儿压在身上,可能就是西卡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允儿觉得西卡应该觉得幸运,因为她比自己小,正因为这样自己才能全方位的护住她,当然说的不是两座雪山比自己小……

     半响……

     又半响……

     丝毫没有感觉有东西落在自己的允儿有些奇怪,即便是不落在自己身上,落在地上那也有声音啊!

     转过头一看,瞳孔立马惊讶到最大,像见到异灵现象似得。

     允儿经过这一连串的惊吓,反倒忘了之前心里的伤痛,失恋是什么?谁失恋了?自己压根没谈过恋爱!允儿咬着嘴唇,不可思议的看着头顶,那个带着吊饰的圆盘装饰灯罩,没有任何牵引,就那么违反了地球引力,漂浮在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