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另外一把蓝扫把
    华灯初上,首尔的夜灯火阑珊,霓虹灯神秘的色彩渲染着整个市区的五彩斑斓。一辆简约时尚的大众小跑慢悠悠的堵在繁华的明洞,车内放着一首轻松、安静的不知名的钢琴曲,允儿的一只修长细白的小手不断的按着音量扩大键。副驾驶的西卡正弯腰,俯身在允儿身上,帮允儿整理着打结的安全带,边在允儿身上捣鼓着边轻声说道:“还气吗?”

     “早就不气了!你看见了吧,这么半天了,那人连个电话都没有!真觉得为了那种人不值得,就是有点心里堵得慌,感觉在他身上白白浪费了时间!”允儿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拿出了一袋巧克力,放嘴里用嘴撕开了袋子,嚼了一口,又把自己吃过的巧克力,递给了西卡:“吃不?”

     “我不吃,一会儿你带我去一趟超市,买两根火腿肠。”

     西卡知道允儿一些少有人知的生活习惯,她一高兴就喜欢吃东西,一难过也喜欢吃东西。不同的是难过的时候她喜欢吃甜食,就好像甜食的甜味儿可以冲淡心中的苦一样。

     依照这种定律,西卡可以断定允儿内心是不是伤心难过。毕竟成人都是有城府的,不在是小孩子一样高兴就大笑,难过就大哭。而且人都是打光的不同多面体,有阴暗面,有光明面,不同的人看到是不同的一面,恐怕允儿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火腿?吃什么火腿啊!你看看我把你叫来都没有供饭,气糊涂了!”允儿一听,西卡买火腿,立马想起晚上两人还没吃饭呢,恍然大悟道:“吃寿司还是吃饺子?我觉得寿司和紫菜包饭差不多,时间长了也没什么吃头,吃顿饺子吧!要全肉!”

     “你啊你!真是管不了你这个小馋猫,不过火腿肠不是为了填饱肚子的,而是留着我在家煮拉面放里借味儿。”

     “那买一箱玉米肠吧,再买一箱纯牛奶,你这个时候最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了。”

     允儿目前还不知道的是,其实火腿不是买给西卡自己的,西卡家的小毛球已经饿了三天的肚子了,每天只知道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西卡感觉一阵心疼。

     最开始的第一天,西卡成就满满的教着这小家伙走路,在床边上小毛球抓着西卡白皙的食指,在西卡的牵引下,一点一点缓慢的向前迈着小碎步。可正正一天小毛球就喝了西卡用矿泉水瓶盖倒的两盖子水,什么食物都没吃。

     第二天便失去了生机,瘫软在手机包装纸盒子做成的小家里。西卡给他把袋装的麻辣牛干肉煮了两块儿,见小毛球不为之所动,西卡以为它没有牙咬不动,又把牛肉嚼碎了喂给它,可惜它还是无所动容,仍旧懒洋洋的,无精打采的趴在小盒子里。

     第二天西卡让泰妍从她家小“黑”泽的嘴里抢了一小包狗粮,狗粮毕竟有香味,促进小宠物的食欲,可正如西卡所预料的一样,奇迹没有发生,她的宠物毕竟不是阿猫阿狗的。直到如今小毛球出生到现在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西卡抱着最后的希望,准备给小毛球喂根火腿肠试试,难道小毛球是素食主义者?

     “停车!停车!”本来听着轻音乐,望着璀璨夺目的灯光放空的西卡,突然眼神一紧,双手扒着车窗紧紧的盯着路边小区某家阳台上一抹亮光。

     心里一直回想着,刚才看见的那一幕,一把和自己一样款式的扫把晾在阳台上,模糊不清,一闪而过,却在西卡心里格外清晰,因为正是这把扫把把西卡带入了另一个神奇的世界,让西卡恐惧、惊讶、兴奋着,这种款式的扫把在西卡心里也自然格外清晰。

     只不过阳台上的扫把的绒毛、吊坠都是淡蓝色的,而不是像自己的扫把一样是大红色的。难道这是巧合?是首尔隐藏着另一个魔女,是自己这把扫把有A货?是自己眼花?

     如果真有另一个魔女,是敌是友?是帮自己?是害自己?还有自己为什么无缘无故得到一个包裹?无缘无故的成为一只魔女?满脑袋的问号需要西卡去解答去慢慢解答……

     “西卡欧尼!这里不能停啊,这里是十字路的中心啊!”允儿虽然不明白西卡为什么突然这么紧张,但现如今小型大众小跑正在路过十字路口,如果大众就停在十字路中间,堵住四面八方来往的车辆,不但阻挡交通,还会成为视觉中心,任性至极,显然不妥……

     “等过了路口之后停一下!”

     “为什么?”

     “我好像,在阳台看见一把,和我在济州岛那个纪念限量款式一样的声音一个熟悉的扫把……”心急如焚的西卡也顾不得找理由,直接实话实说,扔出让允儿无语至极的一个理由……

     “你……”过了十字路口之后,允儿第一时间踩住了刹车,停在白色实线后。

     西卡推开门,对这路边一大片亮灯的阳台苦恼的皱着八字眉,一眼扫去望不到边际,几楼来着?三楼?四楼?五楼?这么一排一排地毯式找法完全行不通,算了……能不能再让自己遇到还是凭缘分吧,何必执着,或许下次有缘还能在见到这把蓝色的扫把。想到此西卡做了一个深呼吸,波涛汹涌的山峰一阵起伏之后,西卡说道:“走吧,找不到了……”

     “你这行为很奇怪啊……”

     出了电梯之后,两手拎着六个塑料餐盒的允儿耸了耸肩,无奈的放下了按门铃的手,说道:“几天没回宿舍了,好像珊妮欧尼这个钉子户不在了?本以为能热闹热闹了,不过珊妮欧尼的红酒咱俩可以喝个够了。”

     “最后那一句才是你最想说的吧!”

     “那是,谁让珊妮欧尼捧着她老爸的酒瓶子馋我们来着,今天咱俩偷着给她开两瓶,兑着二十度的烧酒和葡萄汁喝!”允儿把饭盒放在了纯白色三米多长的餐桌上,扯开围脖随手扔在了咖啡色的套组沙发上,像自己家一样随随便便、无所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