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结发夫妻
    前几天回了乡下老家,我们过农历生日,初四我爸生日,初五我生日,所以时间有点紧了。昨天晚上才会来。另外再解释一下,这书的定位是日常生活,日常养花种草,养宠物,出专辑,上综艺的定位,想要像上本书一眼,讲黄丨段丨子、扯淡、从头打脸到书尾,那是不可能了。另外我目前是少时九人犯,对于唯毒来说这书可能有点毒,请自备救心丸

     丨

     “西卡欧尼,这么晚了干嘛非要来清潭洞?在宿舍睡一个晚上得了,反正明天下午还要去参加见面会呢。”一辆并不算太起眼大众小车,在西卡的认证下,成功躲过了门卫阿加西的追问,开进了清潭洞小区。

     “我不是说了不用麻烦你了嘛,我自己打个车,也就是一个起车费的价钱!”西卡嘴上说着不麻烦,其实只是客气客气,就算允儿不送她也会让允儿送,不然允儿一个人在宿舍,她又该胡思乱想,蒙着被子,哭红了眼睛。

     “那怎么能行,我西卡欧尼对我这么好,虽然不要我以身相许,但在我心里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当当司机还不是应该的嘛!”允儿没心没肺的傻笑着,就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

     别看允儿平时小机灵的样子,但她为人处世的心眼儿并不多,比较实在,平常喜欢张牙舞爪,其实内心特别脆弱。而且有事喜欢装在心里,即便是有一点小病,能挺着,她绝对开口不提去药店、医院。

     “去你的,谁要你这个小吃货啊,还不把我给吃穷了!”西卡见允儿听自己这么一说,有一些沉默,知道她又想起了李胜基的事。于是便安慰似得一把手握住了,允儿拉手刹车的手:“李胜基的事,就别对多想了,缘聚则聚缘散则散。最起码你们并没有太过于深的接触,你也没吃亏,等到你们结婚了人财两空,你不是更上火了?”

     “是是是!我西卡欧尼说的都对!我就是一时没有想开嘛!”

     “另外明天上午没行程,你再当我一次司机,把我拉公司一趟,我把我那首《小幸运》的事跟李暴君说说。我写歌的事,泰妍和珊妮都和你说了吧?”拉了二层小别墅的门,一楼大厅里一股淡淡的潮气袭来,很多家具被盖上了白布。显然替西卡收拾屋子的小水晶,知道西卡活动的范围进本在卧室,楼下就基本没动,西卡和水晶平常在家就属于大懒指示小懒。

     如今自己的腿基本已经康复了,那首《小幸运》早就已经饥丨渴难耐了,是时候为了自己的目标做努力了。

     西卡要从现在彻彻底底的改变自己,不要上一次的悲剧再一次重演在自己身上,她发誓要做一个努力、上进、聪明的郑秀妍,而不要像重生之前一样,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懂得别人的阴谋诡计,到头来只能被人当傻瓜一样戏耍。西卡不想算计任何人,她只是不想被别人算计,即便有一些小计谋,那也是为了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西卡发过誓……

     此仇不报,非女子。

     “听说了倒是听说了,泰妍欧尼还说你变得更为大家着想了。其实我和泰妍欧尼倒是没什么,泰妍欧尼有solo歌曲,我也接点小电视剧什么的,成员们或多或少都投资一些房地产,也算是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吧。我觉得吧,你也应该为了自己打算打算了,之前你开服装店的想法不错,怎么听说你这两天有点泄劲了?”

     “服装店别提了,不想做了。而且虽然我们在女团里那些小新人中,已经算是老面孔,大前辈了,但我们的人生还很长,但大多数人的眼里,我们还年轻!除了钱之外,我能为自己做的,还有很多……”西卡说着,握住允儿修长纤细的手的那双小手,又紧了紧:“比如说友情、亲情……”

     “嗯,你的意思我懂,我知道你在乎我们……”听了西卡的话,允儿也甜甜的应声着……

     丨

     吃了一根玉米肠的允儿,吧唧吧唧着鳄鱼嘴,跟在西卡身后,无聊的说道:“是不是长时间不住人的事,你这里有点潮湿的味道,而且凉嗖嗖的……”

     “一会儿把电热毯插上,进被窝就暖和了!”

     “照这么说,先尚床的不合适的啊,要给后尚床的暖床啊!不过我先试试西卡欧尼的床软不软。”允儿说着颠着小碎步,一转身将自己猛然扔在了松软的大床上,将胡乱的放在床上的被子压了一个大坑。

     西卡趁机掀开柜上的手机盒子的盖子,看了一眼小毛球,如今的小毛球精神状态十分欠佳。看见自己的主人西卡回来,还在婴儿期的小毛球,那一双无神的眼睛,一阵欣喜,毛茸茸的身体想要起身,却翻了好几个跟头都没有站起来,想要攀着手机盒边缘的小爪子,却有心无力的抬不动。

     西卡之所以这么着急回家,就是惦记着家里的小毛球,就算它不是魔宠,那也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小生命,西卡怎么可能让它这么消亡。它精神状态和身体越来越差,西卡大概知道它是许久没有吃东西的缘故,只要是生命,就需要能量补充!

     “西卡欧尼,你看什么呢?”躺床的允儿侧了一下头,一头黑发如瀑布一样垂下,有气无力的悄声问着西卡。

     成员们是自己的同事,也是自己的闺蜜和姐妹,如果没有那件事她们九只或许会在事业路上,一起走很远。自己养了一群小动物、一堆花花草草,这么多东西两旁世人可能瞒得住,成员们早晚都会知道,让她们知道自己瞒着她们,恐怕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舒服。

     想了想觉得还是让她们知道为好,毕竟她们就算知道,也能为了自己保密,更不会把自己当怪物看。成员们能发现什么,就实话实说为好,不用刻意瞒着,也不用刻意相告,想到此,西卡回答道:“允儿,这是我养了一只小宠物,倒也不是我买的,一个不知道是谁送的,快递包裹里装着的。可能和正常的家里养的猫、狗有些不一样,不要吓到你啊!现在还很小,而且看着也还很可爱的……”

     “宠物?什么宠物我没看过,我看看……”允儿一听来了精神,住在小盒子里这么小的小宠物,是茶杯犬?是小鸟?小乌龟?到底是什么呢?带着好奇心的允儿,凑近一看,一只从来没有见过的小东西,安静的趴在小盒子里。

     鸟嘴、兔子耳朵、猫爪子的四不像,有些像二次元里的魔幻宠物,钥匙链上挂的装饰品。而这只,显然不在漫画的画面上!不是棉球毛绒玩具!看它喘气时浮动的身体,看它正在转动的眼睛,它居然是活的!

     “哦天!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生出来的什么啊?”允儿的小鳄鱼嘴惊讶张出了鹅蛋形,撒娇肉衬托的半圆形的大眼睛,圆圆鼓鼓的张大着。这种只在漫画、动画、魔幻电影里看见过小动物现如今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别害怕,它不咬人的。只不过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我也不知道它吃什么,肉和狗粮都试过,可它就是一直不闻不问,估计要是一直不吃东西十天八天的就死了……”

     “这么可怜……”

     听了西卡的话允儿同样皱着眉头,像西卡、允儿这些二十几岁的女生,母性的同情心,也已经到了逐渐的展露出来的年纪了,而自己又没有孩子,所以就把这种母爱精神,寄托在了小动物的身上。

     再一看这只不知道哪来的小动物虽然奇怪,但它小小的,还是很可爱的,在加上西卡说它没有什么杀伤力,便由之前对未知的恐惧和好奇,转变成了同情心。

     “西卡欧尼,它叫什么?”

     “小毛球,小水晶给它起的名字,可能是它全身毛绒绒的吧。”

     “我能不能碰它一下?”

     “当然可以了。”

     在西卡大床的床头上,一盏昏暗的桌灯照亮着小手机盒子里白毛的小毛球,穿着洁白的衬衫允儿弯着腰,衣袖挽在了手肘上,展现出一种精明强干的制服诱或,而穿着毛绒条纹马甲西卡坐在床头一直深皱着八字眉。这个视角,西卡正好清晰可见的看见允儿的半山腰和浅沟。允儿大方的在西卡面前暴漏着,而西卡却对她的沟沟并不为之所动。一个愿打,一个不愿挨。

     此时听了西卡同意,允儿有些小激动。允儿伸出了一只带着少女粉亮光美甲的食指,戳了戳小毛球的小鸟嘴,又伸出两只手指捋了捋小毛球的毛发。至于小毛球的双眼一直半睁半闭,双目无神。这种不能繁殖没有性别的魔兽,丝毫不对任何漂亮的雌性、雄性有任何兴趣,它们之中也没有所谓的爱情。

     “西卡欧尼,我们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世界上的素食、肉食成千上万,兔子喜欢吃胡萝卜,狗喜欢吃骨头,我们想要找到小毛球喜欢吃的食物实在太难了。依我看要不上网查查,网上杂七杂八的,或许有小毛球同种类的小动物呢?”看着一旁西卡的i5四核苹果笔记本,允儿一拍西卡大腿,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毕竟在允儿眼里,小毛球这种稀奇古怪小动物,或许是稀有物种,但世界之大,在她眼睛里也就是旮旯胡同的小地方的小特产呢,丝毫没有这是魔女专用的魔宠的觉悟。

     “那你就试试看吧!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不想放弃这只小生命!”

     “嗯,希望有用吧!”允儿和帕尼正好相反,是一个急性子,想到就做。把小毛球捧在那一双细长双手的手心,放在鼠标垫上。按照小毛球的外貌用谷歌搜了兔子耳朵、鸟嘴、猫爪子和猫尾巴的动物种类,结果只出来外星人、变异物种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到这个结果允儿和升起一丝希望的西卡,不由得双双叹气,不过下一刻,半死不活的小毛球突然动了!用手脚并用艰难的向前移动着,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它一样。

     “它……”

     “先别动!看看它要干什么。”西卡按住了想把它一把抓回来的允儿,或许这个空荡荡的桌子上有什么值得它,用尽全身的力气去争取的。

     在西卡心里,任何生物都有求生的本能,一只小鸡就算被割破了喉咙,也会挣扎到血液流干为止!一条鱼就算掏出了全部内脏,也不屈不挠的在油锅里挣扎着!小毛球是一只魔宠,是一只有智慧、有感情的高等动物,能活,它又怎么会想死呢?

     在西卡和允儿好奇的目光下,小毛球一直顺着一条直线,爬到床头柜的边缘,然后一口要住了一根电线!

     允儿和西卡惊讶了……

     这只小毛球,用尽全身的力量,居然去咬电线!

     小毛球用它全身最后一丝剩余的力量,不屈不挠的咬住了那一根红色的,细吸管一般粗细的火线。这条线是,西卡为了能让自己躺床玩电脑,特意后接的一个插座,由于手法不专业在插座与电线交口处,蓝色和零线,红色的红线暴漏在外。

     “西卡欧尼快把它揪下来!怎么一口咬在了电线上了?那可是220v交流电压啊!电死怎么办?”

     允儿焦急的推了一把西卡,而西卡双手轻轻拖着小毛球。不过小毛球却异常的坚定,死死的咬住不松口,甚至拉动了插着电脑插电源的插座。一个饿的全身无力,临死的小动物,连动都没有力量动,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量死死的咬住了这根电线,就像掉下悬崖的那一刻,死死抓住的救命稻草一样。难道这电线和它的食物有关系,西卡不禁心思活跃道:“允儿,你说它是不是喜欢吃红色的食物,就比如红苹果、红辣椒!”

     “那我去买!”

     “你啊你!做事总是一股热血,不经过大脑!这么晚了超市早就关门了,你去哪买,这会倒是来勤奋劲儿了!”西卡轻点了一下允儿的额头,就好像宠溺的长辈一样轻笑。

     “那也不能让它死吧,看它样子能不能挺得过明早还不一定……这种稀有物种,没准是什么濒临灭绝的动物,能卖不少钱呢,嘻嘻!”为了不让西卡担心,允儿故意开着玩笑调节气氛。如果她关心小毛球只是为了能卖大价钱,就不会漏出真心、真切的眼神了。

     “去你的!把你卖了还差不多!”

     “除了你谁会要我啊,再说我可是你花了一千二百万韩元苞养的,你舍得把我卖了吗?”允儿说着,突然趁西卡不注意一个吗,猛然起身按住西卡的肩膀,把西卡扑倒在了床上。

     “我才不苞养你呢!再说我苞养你又有什么用?”西卡被允儿压在床上,被允儿双手按在小脑袋的两侧,双手版床咚!仍旧撅着嘴,像小毛球咬电线一样,不屈不挠的反抗着。

     “有用啊!对于你特别实用,你不是回来就喜欢躺床吗,我可以为你暖床啊,你一回来就睡热乎床多好啊!当你压力大时,晚上我还可以让你舒服舒服,舒缓一下压力!”

     “呸!你不要脸……”

     “呦!我就是说给你揉揉肩、捶捶背,我怎么就不要脸了啊?”允儿坏笑着逗着除了偶尔卖萌一两次,都是一本正经西卡。允儿在轰子们的队伍里,一项都是小恶魔的存在,看见别人吃瘪,她就特别高兴。此时看着西卡被逗的有些熏红的俏脸,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脸红了啊,看你可爱的样子,怪不得有这么多女粉丝喜欢你啊!依我看干脆不要你苞养我了,我苞养你吧!或者你苞养我,我苞养你,我们aa苞养制啊?”

     “别闹了!都这么大年纪了还闹,我们还是看看小毛球……”

     “我不!我偏要闹,你能拿我怎么样?嘻嘻!”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她们互相之间有了心事,有了小秘密,有了顾忌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无所顾忌的笑闹了,甚至在录节目时。听了西卡说了那句“这么大年纪了还闹”刺痛了允儿某根神经,为什么成年了就不能肆无忌惮的笑闹?我就偏偏要想小时候一样,欺负你!

     允儿和西卡一个人进攻,一个人防守,两人在床单上滚了许久。

     “别挠……痒痒……”允儿怕痒,西卡在允儿身上瞎挠着,允儿自己自然也不甘心,被西卡进攻,也还手在西卡挠痒痒,两女的衣服在这一场大战过后被弄的褶皱不堪,春丨光乍丨泄。几分钟后,都仰面躺在床上,大喘着香气,西卡感觉就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分。

     西卡的金发被允儿用手指搅动着,一缕金发和一缕黑发互相缠绕着,交杂着,折叠着,你来我往的被允儿用自己的一缕黑发和西卡的一缕金发,编了一条黑、金交织不断的大辫子。

     “你干什么?”

     “你说我们就这样互相牵连着,一起刷牙,一起洗脸,一起吃早饭,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睡觉,是不是很有意思?”允儿嬉笑着看着近在咫尺的西卡,回想着这十五年与西卡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么多岁月,她们之间有太多重叠的记忆了。允儿笑着凑近西卡,懒洋洋的趴在西卡耳边:“看看我们编在一起的头发,能让你想起我们曾经听过的一个东国经典成语吗?”

     “什么?”

     看着笑闹无忌的允儿,看着雨后彩虹,毫无心机的允儿。西卡眼前的画面同样渐渐变得,犹如记忆沉淀,时间的滚轮滚了许久的泛黄,眼前的允儿又一次变成了,那一年在练习室里光着脚丫子疯跑的小丫头。

     记得那时,有人欺负我,你虎头虎脑的为我找回场子。

     我练舞伤了腿,你不顾别人的眼光去背着我。

     我们一起反抗所谓的公司条条规规,你有为我一起罚站的勇气。

     你任性偷跑出去玩,我在老师面前傻傻的给你打掩护。

     我撞倒了别人,你却偷着替我去顶了包。

     我们一起经历黑海,我们一起走过光辉,我们相互牵绊了十五年。

     这点友谊有多沉?即便是苦点、累点,我也能在你看不见的脚落,一个人为你扛起一辈子……

     丨

     自从轰子们成为韩国第一女团,女团的扛把子之后,允儿第一次觉得西卡距离自己这么近,她甚至感受到西卡那一份关心自己并不虚假的真心,允儿笑着,一字一句的说出了那句她唯一懂的几个东国成语:“结发…………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