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电兽出生(2)
    “水晶,别只顾着看……你去把这个泡面碗洗洗盛一碗温水来……它估计需要洗一洗澡了……”水晶虽然聪明伶俐,不像西卡一样懒洋洋,有一点小蠢萌,但西卡毕竟年长一些,更何况在水晶面前西卡还不断的提醒着自己,自己是欧尼,要时时刻刻的保持着镇定。所以这一刻相比于小水晶,西卡更加的沉稳、镇定。

     这就比如一个小男孩在在妹妹面前摔倒了,会默默的起身,忍住疼痛和眼泪,而在父母的面前,或许他就会抱着父母的腿大声哭泣,当父母轻声问他时,他或许会回答:因为我是妹妹的偶吧啊!

     欧尼在妹妹面前……也有这样的大神通……

     西卡皱着八字眉,用手抓着有点黏糊糊的魔兽的幼崽,放在装着温水的大碗里让它自由的扑腾着。小魔兽并没有在沫过它肚皮的少半碗水上打怵,它嬉戏着晃着脑袋,甩了两姐妹满手的白水。

     “欧尼,要不我们给你这只魔兽起名小毛球吧……小雪球的兄弟姐妹,嘿嘿!也不知道它是公的是母的?”小水晶大着胆子,看着洗了澡了小魔兽雪白可爱的模样,伸出了一只手在碗里就着它一条腿看着他空荡的两腿之间……

     “干什么呢?你这丫头能不能有点偶像包袱了?”

     “我在欧尼面前还有什么偶像包袱?再说欧尼又不是我的粉丝。”小水晶扁着嘴,面对着欧尼点着她鼻尖手指……

     这个时候是魔兽最脆弱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个人思想,所以也是缔结契约的最佳时期。错过了,可能就会成为危害整个世界的魔物了,如果有其余的魔女,极有可能会被其余的魔女收服,所以西卡也不敢耽搁。西卡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合并抵在了小毛球的头顶,默默的闭着眼睛,一字一句的默念道:“天地之间伟大的元素神灵啊!我郑秀妍愿用自身生命,发出生命的连接……愿从此它伤我痛,它死我悲……”

     一道圣洁的金光照耀,金光从白瓷碗里无限的向外扩散着,金色的圆盘契约符咒若隐若现。咒语念罢每当西卡闭着眼睛,就能感受到一股和自己连接的幼小生命,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

     “欧尼……这就是你说的契约吗?”见证这奇妙的一刻的水晶大气也不敢喘,直到契约结束才问道:“那照你这说,这只小毛球死了你就会心痛,而你有一天老死了它也跟着一起去了对吗?”

     “我在那本书上看的……按理来说是的,因为我是契约的主体……”

     “那如果你和人签订契约呢,那是不是你也可以让他做任何事,甚至你发生了不幸,他也就不能活呢?偶天!只是想想,你们鬼神的技能实在太可怕了!”水晶说着害怕的向后缩着身子,把自己缩在了被子里。

     “契约分为圣咒和血咒,圣咒是契约的本体是要双方都要心甘情愿,也就是金色的咒体。而血咒是不完全的圣咒,是不需要对方同意,便可以直接契约,可一旦对方的抵抗力超过自己的魔力,就会发生施法者被没有魔力的人反契约的奇怪现象,契约不能重复实行,这个时候只能用圣咒覆盖血咒才能解除反契约……”

     “哦哦,原来有bug啊!”

     晚上小水晶恋恋不舍的打算欧尼,没办法,制作人老师说了最多只能请半天假,而且还是以欧尼生病需要照顾请的假,公司领导们都是吸血鬼基本不能给假,但饱受压迫的老师们也同样是公司员工,一般都会通融通融,这才有了这半天假,至于什么停电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望着窗外太阳已经落山,半黑不黑的天,水晶为了欧尼掖了掖被角:“欧尼!我走了啊!不要太想我!我给你把水壶、泡面都放在床头了,饿了吃泡面,渴了可以自己烧热水,还有一些面包、糕点,我的电话随时为了你待机,感觉不舒服随时来点,我能做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如果你觉得我可以不去,我就在请假好了……”

     “去吧,毕竟是团体五个人的活动!能睡就在车里多睡一会儿……吃饭、睡觉尽量要定时,别到时候胃病、头疼都来找你了,得不偿失……”

     咿呀呀……

     还是少女的水晶对着欧尼调皮的伸了伸小舌头,在出门不久,又犹豫不决的原路返回。走路时想了想,欧尼本来就怕飘飘,又是生病,晚上一个人水晶实在不放心。什么嘛!现在明明比飘飘让人可怕,能力更大了,干嘛要怕飘飘?如今水晶从门缝探着头对欧尼说道:“想了想,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所以等着我找帅哥来陪你吧!”

     “喂!喂!不需要!我不需要你自己留着吧!”

     西卡无力的对着水晶下楼的“碰碰”声大喊着,无语的摇摇头,这丫头……都走了想了想还是不放心我……

     西卡把手机叠成一个小四方,把一个装手机的盒子里的说明书什么的拿出来,把叠好的手巾房里。给小毛球做了一个小窝,最少能让它睡到长到下一个阶段了。为了给小魔兽氧气,西卡特意在盒盖上剪了一个小圆洞。用拨了一下,发现小毛球沉沉的睡去,才无聊动了动有些发酸的美颈,盖上了盒盖子。

     “碰”一声!

     门被人推开了,而且是很大弧度的推开,准确的来说来的是两个人,两个西卡没有完全释怀的人,两个西卡忘却不了的人,两个西卡执着着要保护的人。既然过去已然过去,既然恨比爱更痛,对于她们,那不如化恨为爱……身前一个人嚣张的在手指上转圈摇晃着西卡家钥匙,开口道:“呦呵,这都捂好了被窝,我们就不要客气了吧!”

     后面那个人也从门后挤进了前面,弯着腰,搓着手掌,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嗯嗯,有道理,要不我们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