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智破金丹案(下)
    到了天牢,白甲子让牢头把嫌疑人全部赶到审判场。然后白甲子威风凛凛站在高台之上宣布:

     你们都听好了,偷盗金丹在天庭是要贬黜凡尘,打入六道轮回不得羽化升仙!今天我在给大家一个机会,如果你站出来,本仙既往不咎,从轻处置。若是被本尊查出来,马上把尔扔进畜生道,让尔来世化作牛马!

     众人居然没有一人站出来!

     白甲子知道,不采取措施是不行了。但他不是狠毒之人,还是想让窃贼自己跳出来,免得受皮肉开裂之苦。

     他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鱼血说:“此血乃是东海九头鱼血。若没服用金丹,可以巩固元气,但若是服用金丹之后,再饮此物,便会皮开肉绽,生不如死,法力尽失,而且如此循环往复,无药可医。如果你再不站出来,本尊就要强行喂每个人喝了!哼!”

     众人还是没有反应。白甲子知道,偷吃金丹的人,肯定是以为白甲子在诈他,索性抱定不松口不承认的想法,就是不自首。

     白甲子问了三遍,实在不愿意看到有人皮开肉绽,生不如死。但是无奈盗贼还是不承认。

     这时候白甲子勃然大怒,下令:马上把这鱼血分开,每人必须喝此鱼血!如果不喝就强行灌进去!

     卫兵大喝一声,白甲子一挥手,鱼血在空中分成若干份,每人面前一份!

     卫兵监督所有人喝。

     这时候,有三个人说什么都不肯喝。分别是卫生府老工人王甲,宋乙,张丙三人!卫兵准备用强行手段。

     王甲抱定态度,认为白甲子是在诈他们,索性咬了咬牙,一仰脸把九头鱼血喝了下去。其余二人被卫兵摁着准备强行灌喝。

     只见刚刚喝进去的仙工王甲,顿时面孔扭曲,从脸部到脚脖,全身开裂,骨肉分离!他痛的呲牙咧嘴,面孔扭曲,声嘶力竭的惨痛嚎叫起来!刚刚开裂又复愈合,愈合了又开裂,撕心裂肺的惨叫震动了整个天司!

     其余二人见状吓得屁滚尿流,一头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对偷食、藏匿金丹之事供认不讳!

     白甲子嘴角流露出得意的微笑。

     终于抓到盗窃犯了!

     可是,他的心情还是有点五味俱全,怜悯的看了看那位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窃贼王甲,摇头叹道:“本尊也没有救你的能力了,你先承受着吧,本尊看能否想办法让玉帝下令将你杀死,让你灵魂下凡投胎!”

     那贼跪在地上大声呼救:“总管大人饶了我吧!总管大人你快点杀死我吧!”

     白总管背着手冷冷的说:“杀死你?我没这个权利,等我禀告了玉帝,如果玉帝批准你死的,本尊自会杀掉你,然后摘出你得神识放你投生!”

     包大人连连称赞:“白总管,看来还是您高明啊!几招就迫使贼人现出来原形!本官佩服的五体投地。今天真是受教了!”

     白甲子傲然点点头,说:“本尊也是为了洗脱罪名,还我一个清白,才想尽办法,使尽手段!请包大人速速禀明玉帝,给我一个清白,顺便发落了这几个贼人吧!”

     包大人马上具奏折禀明此事。

     很快,玉帝做出批复:白甲子仙丹失窃案,主犯三人均已伏法,查王甲,宋乙,张丙,偷食金丹三粒,藏匿七粒,着将此三人交由其上司白甲子处置,立刻斩杀,神识投入畜生道,轮回百次之后才可以再修成人身。

     其余丢失七粒金丹,全部收缴。

     白甲子明日起迅速赴任南天门卫兵官!钦此!

     白甲子接了旨,松了一大口气!!

     话说三名人犯系白甲子卫生都督府的小吏,按照天庭的规定,应由白甲子这个主官亲自执行刑法。

     天兵把王甲,宋乙,张丙三人押解至斩首台。王甲皮开肉裂,痛不欲生,只求一死,。白甲子是良善之人,三个跟随自己已经几百年之久了,虽然盗窃金丹,差点断送了自己的仙途。但是今天要亲手杀死他们,心中还是颇有些下不了手。

     王甲在惨绝人寰的嚎啕中央求白甲子抓紧下手杀死他。白甲子向小铲递了个颜色,小铲取出闪着鬼光,用于行刑的鬼头大刀递给了他。白甲子接过大刀,走向王甲。

     王甲跪在地上用期待死亡的眼神看着白甲子,白甲子看着他痛不欲生的样子,咬了咬牙,一狠心,眼角露出一抹凶光,一刀挥下去,顿时王甲人头落地,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化作一团绿光。白甲子把绿光捧到手里,交给小铲。

     数千年以来,小铲还是头一次见到主公杀人,双手哆哆嗦嗦接过那团绿光,交给了旁边的天司总管包大人。

     宋乙和张丙看到王甲被杀,都吓得腿脚发软,跪在地上仿佛烂泥扶不起来。白甲子对二人微笑着说:“别怕,别怕,下凡之后,你们的百世畜生生涯,熬过之后,如果不犯错误,还会修成人形。届时如果好好修炼,我会派人渡化你们三人成仙。记住,不要再做盗、抢、奸、杀四项恶业,否则难以再度成仙!记住了吗!”

     俩人点头如捣蒜。白甲子命令宋乙“把你头颅抬起来!”宋乙刚刚把头抬起来,白甲子手起刀落,宋乙亦化作一团蓝光,白甲子趁势一挥手,张丙也已经倒在地上。蓝,绿,黄三团光芒,是三人的神识。包大人收好之后,对白甲子拜了拜。

     白甲子对包大人恭敬的说:“包大人,下官治下不严,给包大人平添了麻烦。这三人的神识,就交给包大人了,该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吧。”

     包大人点点头,劝慰道:“三人犯了天条,该有如此下场,白总管是受害者,得以洗脱罪名,本来也不是坏事。三人各得其所,罪有应得,请白总管放宽心态,不要伤神,这是超度。”

     白甲子点点头。

     从行刑台到总管府,这短短一段路程,白甲子脚如灌铅一般,无比沉重。对自己的部下下这样的狠手,自己也是很不情愿。平时虽然爱逞能,爱争强好斗,但是自己这颗善良的心从没有改变过。

     回到府中,带着小铲,小扫,三人前往南天门守卫处报道上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