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赛马大赛(上)
    关帝爷的传话卫兵很快把消息传送给各路神仙。

     关帝爷在天庭位高权重,面子大,而且人缘也好,收到关帝爷的请柬,众仙家均万分期待的表示三日之后一定到场观看。

     收到消息后天庭都沸腾了,众仙家三三五五聚集在一起就开始讨论:

     白甲子真是自不量力,哈哈。竟敢跟关帝的赤兔马下战书。

     还有那个弼马温,那猴头喂了几百年马,还真以为自己是养马专家呢。赤兔马可是千年不见的神驹,正所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白甲子估计是扫垃圾扫傻了,哈哈哈。

     他白甲子本身就是狂傲任性,自不量力的家伙。忘记那次他还跟赤脚大仙下棋,被赤脚大仙杀得落花流水。

     传言传进小铲小扫耳中,俩人一肚子气,回到府中添油加醋的对主人一番绘声绘色的描摹。

     白甲子闻言冷笑一声,背着手走来走去,怒道:“真是欺人太甚!我白甲子虽说干的是不起眼的工作,但这两千多年来工作还算做的没出过一丝纰漏!也没有背后说过哪位大仙半句坏话!犯不着如此瞧不起本尊吧!”

     说罢,提着瘦子小铲的耳朵骂道:“你这小兔崽子,是不是添油加醋了?”小铲疼的哎哟哎哟呼喊:“我的爷啊,我哪敢添油加醋,你不信问小扫,句句都是实话!”小扫连忙求情:“主公,我二人说得句句属实,绝对没有添油加醋啊!”白甲子松开手,一脚把小铲踢开:“滚滚滚,都给老子滚蛋!看见你们都烦!啥都不会就会给你老爷我添堵!”

     也不是所有仙家都瞧不起白甲子,白甲子虽说不会做人,人缘不好,可是人比较正直实在,也有几个玩的不错的仙友。

     次日,赤脚大仙、千里眼,顺风耳,哪吒三太子,还有净坛使者猪八戒陆陆续续来到总管府给白甲子加油造势。

     赤脚大仙摇着蒲扇说:“甲子,虽说众仙家大多数认为赤兔马定能取胜,可本仙却看好你的乌骓。因为本仙相信你白甲子的相马术!”

     白甲子笑嘻嘻得递给赤脚大仙一只仙桃心里暗暗得意:“大仙,难得你这么看好在下。

     猪八戒抓起桌上的瓜果蔬菜一顿狂吃,趁着大家聊天之际大快朵颐。吃饱了,才打着饱嗝,用牙签剔着牙懒懒的说:“白大总管,依我看你也不必太较这口气,给关帝爷扣三个响头嘛,不丢人!”

     白甲子瞪他一眼:“八戒,你也忒瞧不起兄弟我了,大战在即,你却灭我志气!那弼马温孙猢可是你的徒侄,你还怀疑他的水平?”

     八戒心想:“别说这届弼马温,就是他师傅老弼马温(指孙悟空)我也怀疑他的水平。”说罢,接着瞄上了总管府院子那棵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苹果树,拉着小铲去给他摘苹果吃。

     千里眼,顺风耳为人比较和善,都是与世无争,他们其实是从关帝水师都督府拜访回来之后,跟着赤脚大仙来到白甲子府中的,他们在朝中秉持不得罪任何一方的立场,所以几千年来一直人缘特好,深受光大仙友喜爱。

     哪吒三太子就不同了,他跟斗战胜佛孙悟空是莫逆之交,自然在心理上更亲近弼马温孙猢,还有白甲子这一帮子。

     平时高冷的三太子,跟白甲子玩的还算好,哪吒平妖灭孽的时候,白甲子也跟着帮过几次忙,所以白甲子虽然情商低,不会做人,不受众仙家欢迎,但是哪吒三太子却交情挺好。

     哪吒实在是技痒难耐,真想替甲子跟关帝赛马。

     哪吒收握风火轮,气势汹汹的说:“甲子,干脆你让我替你赛马吧,我也是骑射高手啊!跟关公能赛一次马,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说罢歪着头想了想,好像真的能去赛马一样!

     白甲子一听赶紧制止指着哪吒说:“打住!打住啊!这次可是本尊一扫前耻,提升存在感和地位的,关键性一战,你可别给我添乱啊!”

     哪吒委屈的撅着嘴。赤脚大仙看到哈哈大笑:“三太子,白总管这次也是豁出去了,在老虎口中夺食,你就别给他添乱了。我们呀,就给甲子做好精神上的支持吧!”

     白总管傲然一笑:“必须的。大仙说的对!在下这次肯定不负众望。哦不,不负你望。”

     这时候,弼马温孙猢过来了,看到众仙一一施礼,随后专门拜倒在猪八戒腿前:“孙猢给二师叔见礼。”八戒点点头:“猴子,你这次可不能给你叔叔我丢人啊!你要是敢让甲子败了,你师叔我拿九齿钉耙镂的你屁滚尿流!”

     孙猢陪笑,一下跳到八戒身旁,摸着师叔八戒的大肚皮巴结道:“二师叔,侄儿哪敢给您老人家丢脸啊,我昨晚给乌骓做了一次全方位的训练,不是侄儿吹牛,比赛那天如果胜不了关帝爷的赤兔马,师叔你把侄儿脑袋拧下来踢着玩儿。”

     八戒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瓜:“行,有你小子这句话,师叔我就放心了。”

     孙猢对白甲子说:“甲子,我把乌骓训练好了,你就放心吧,今天,明天两天,我再带他去终南山吸吸天露,尝尝终南仙草,保你一战成功!”

     甲子点点头说:“弼马温,这次赢了十粒仙丹,你有一半功劳,老子给你分五粒!”

     孙猢心想:“你倒是借花献佛,那乌骓本就是我的马,你还顺便落我个人情,我成了冤大头了。”但是孙猢一向有心眼儿,看透不说透,作揖道:“甲子兄到底大方,兄弟这厢谢过了。”

     这边白甲子紧锣密鼓在做准备,那边关帝爷好像啥事没发生,仍然是每天到天河观看练兵两个时辰,然后回府中跟众将商讨军务,忙的不可开交。

     托塔天王李靖商讨过军务,对关帝爷说:“关帝,后天就是赛马大赛了,关将军准备的如何了?”

     关帝压根没把白甲子当回事,听了抚髯大笑:“那白甲子不自量力,带一匹凡马跟我的赤兔决战,你说我有没有准备的必要?”

     周仓听了也是哈哈大笑:“主公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关帝的长子关平却不以为然:“父王,儿子觉得还是应该重视才是,毕竟我觉得白甲子也是个心高气傲之人,他怎么会自取其辱,肯定也是有充分准备了!”

     托塔天王笑了笑不以为然:“关小将军,你多虑了,他白甲子谁不知道爱出风头爱逞能,他哪是你父王的对手呀!”

     关帝举起烧酒一饮而尽,说:“这几日来本将府中拜访的众仙家都在提前祝贺。关某又怎会让诸位仙友失望?”

     比赛前一日,众仙家聚集在凌霄宝殿,凌霄宝殿是神仙们上朝的地方,金碧辉煌,云雾缭绕,琼台玉宇,耸入云霄雕梁绣柱,飞阁流丹,气势非凡。

     早朝的时候,玉帝说:“众爱卿,朕听闻关爱卿,白爱卿要在明日赛马,并邀请众仙家观战此事当真?

     种仙家齐声道:“当真~”

     天庭整天歌舞喧哗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赛马了,玉帝也来了兴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朕愿意做裁判!”

     白甲子听了,心里暗暗得意,这玉皇大帝做裁判,那自己赢了岂不是更加树立自己在其他神仙心目中的位置了?不由得脸上露出了笑容,好像真赢了必然一样。

     众仙见玉帝如此重视这场比赛,不明所以,但都对这场比赛提起了更加浓厚的兴趣。

     接下来,玉帝就开始分配任务。

     玉帝对太上老君说:“太上老君,明日朕就跟你站在离恨天兜率宫前的太虚山,一起观战做裁判!你安排一下明天决赛众仙的工作事项。”

     太上老君领旨能跟玉帝一起做裁判,那还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玉帝认为太上老君一项做事稳妥,玉帝让他做裁判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随后目光转向大殿看到众仙赞许的目光就知道自己的分配已得到认可。

     太上老君听后开始介绍任务:“众仙家,明日你们且在天庭观星台的观众席共同观战,我跟玉帝在太虚山做裁判,千里眼,顺风耳在三十三天观看动向,实时汇报。托塔天王,太白金星,你们文武二将负责维持比赛秩序。”

     众仙家领旨。

     白甲子按规矩,拿着战书走到关帝爷面前,深施一礼,然后双手把战书举过头顶递给关帝爷,关帝爷微微一笑,单手夺过战书,举起来说:“关某接战!!”

     下了朝,关公安排长子关平,次子关兴,侄子张苞,谋士马良等关府众仙带领着五百余名水师将官做助威呐喊工作。

     白甲子安排小铲,小扫,带着麾下二百名天庭清扫工做助威呐喊工作。

     小铲召开紧急会议,把天庭清洁工召齐,不耐烦的说:“瞧你们一个个跟喝了迷魂汤似的,都不会给老子打起精神!明天咱们主公要参赛,明天在助威呐喊的时候,谁如果不给老子大声喝彩,大声呐喊,比赛回来,老子二话不说就给谁扔下凡间让你们重新修炼!都听清了吗?”

     清洁工们大声表态:“请铲大爷放心!”“铲大爷放心吧!我们一定使劲全力给主公呐喊助威!”

     一切准备就绪,风云际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