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醉酒生事惹大祸
    大战落下帷幕,关帝爷主动认输,这个结果出乎天庭所有仙人的意料。

     关帝爷一诺千金,当然随即履行承诺,命少帅关平回府中取出十粒仙丹。

     关帝爷取来的十粒仙丹,属于上等金丹。金丹分三等,上等金丹,每颗延寿2500年,中等金丹每颗延寿800年,下等金丹不能延寿,却可以巩固仙气,使修炼的效力提升十倍。

     有了十粒金丹,就等于拥有了两万五千年的仙寿。

     白甲子接过金丹,感叹道:“关帝爷毕竟是玉帝爱将,十粒金丹大方出手。我白甲子每100年才能获得十粒下等金丹。中等金丹羽化升仙这两千多年只服用过三粒。如果不是平时修炼勤勉,现在就该结束仙寿,下凡重修了。关帝爷一甩手就送了我10粒上等金丹,关帝爷真是土豪啊!”

     关帝爷是个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大人物,言必信行必果,马上上奏天帝,保举弼马温孙猢为水师战马总管!

     水师战马总管,属于水师总督府的属官,虽然是都督府属官,但官品为正四品,而且手握要权,掌管天庭十万战马,有点类似于凡间的海军舰队总司令。位高权重。

     天帝马上下旨,敕封孙猢为水师战马总管,享正四品待遇。

     从这个赛事的结果来看,可谓是皆大欢喜,最大的获益者竟是弼马温孙猢。其次才是白甲子。

     当夜,孙猢带着谢礼前来白甲子府中拜谢白甲子。

     却说白甲子累坏了,回到府中,命小铲关闭府门,在书房拿着关帝爷送的十枚上等金丹放在手心里把玩。可把他乐坏了。

     那十枚金丹粒粒晶莹饱满,犹如珠玑宝石。

     要知道,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每年才可以炼出来十枚金丹,这十枚金丹需要由天帝根据功劳和工作业绩,派分给天庭众仙家。

     今日自己独得十粒金丹,可谓是一口气拿去了太上老君一年的成果。想来众仙家必定对自己不止是刮目相待,从明天起,估计会府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天帝肯定会给我身兼要职!

     想着想着,不禁乐的莞尔一笑,乐不可支,仿佛大好前程尽在把握之中。

     慢慢慢,这十粒金丹我可不能独享,如果不是弼马温的精心培养,我哪会挣来这样的殊荣!

     干脆乐得大方,给他五粒!

     这时候,胖侍从小扫屁颠屁颠跑过来,汇报:报告总管大人,弼马温孙大人前来拜访!

     白甲子点点头,装作不怒而威的口气对小扫说:“哦,那就有情孙大人了!你去让小铲在大厅里置办一桌仙果宴,拿出琼浆玉液招待,本尊今晚要与孙大人一醉方休!”

     说罢,直奔大厅而去。

     这时候,只见孙猢带着几个小猴子,小猴子们抬着几箱礼品在后边跟着,一群猴子穿的人模人样,看起来特别滑稽,白甲子忍不住吭哧笑出了声来。

     孙猢不明白白甲子因何而笑,作揖拜道:“孙猢拜见总管大人!”

     白甲子哈哈大笑,对着一作揖:“岂敢!岂敢!孙猢,明天开始本尊就该跟你见礼了,尊称您一声:孙将军!”

     孙猢咧着嘴笑了笑,挠挠头:“白兄就别损小弟了,小弟我还不是托了您的福,才得以行此大运。”

     白甲子哈哈大笑,然后延请孙猢登堂入室,赴宴把酒言欢。

     小铲忙着带着几个仆从接收礼品。

     话说二人觥筹交错,千杯不倒。白甲子生**酒,不可一日无酒,那孙猢也是个酒迷瞪,天天跨着个酒葫芦,把酒当茶喝。

     今天白甲子特意拿出来凡间供奉的上等GZ茅台,把孙猢美的抓耳挠腮,喝的一摇三晃,索性抓起来一柄长剑,挥舞着长剑边跳边唱: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

     五十弦翻塞外声!

     白甲子鼓掌大笑:“唱的好!辛弃疾的《破阵子》!我也是大爱这首好词曲!”

     说罢,一把将剑从孙猢手中夺走,接着挥舞手中长剑!

     白甲子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白衣胜雪,仙风道骨,手持长剑舞的虎虎生风

     用低沉的充满磁性的低音接着吟唱:

     马作的卢飞快,

     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

     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

     白甲子那衣袂飘飘的飘逸身影,跟一蹦三跳的孙猢正好相反,俩人一庄一谐,显得十分滑稽!

     堂上端盘侍酒的仙女们,忍不住掩着嘴咯咯偷笑。

     不知不觉,酒酣耳热,俩人已经是玉山倾斜,醉醺醺倒在地上犹自拿着酒壶往口中倒酒。

     仙女们慌忙将白甲子扶起来,白甲子发起了酒疯,推开美艳动人,翩若惊鸿的仙女,仙女受惊,后退几步。

     天庭不同人间,是不允许思凡,动男女之情的,仙女虽然美貌,但白甲子毕竟是修炼千年的真仙,早已超脱凡尘,不至于会酒后乱性。

     他指着孙猢笑骂:“你说你一个花果山上的猴子,美猴王齐天大圣的小跟班,如今都做到了水师战马总管!你算老几啊?想我白甲子仪表堂堂,才高八斗,如今却只能做个小小的……小小的卫生大总管,每天带着清洁工打扫天庭……千年没有出头之日!”

     孙猢平时是圆滑世故之人,今天喝了酒,竟也不服软,他指着白甲子笑骂:“我怎么了?我是猴子怎么了?起码我会相马,养马!当年我家大王(指孙悟空)找到水帘洞称王称霸,我还是丞相呢!你……你白甲子不过是人间一个官粮仓的仓管,能成仙就是造化了!”

     听到自己的兄弟也这么瞧不起自己,白甲子勃然大怒,抓起孙猢的衣襟就是两记耳光!孙猢哪能服软,马上发力还击,俩人顿时扭打成一团!

     美貌天女顿时花容失色,娇声呼喊着去喊小铲小扫过来。

     小铲,小扫正在外厅跟孙猢的侍从猴子们喝酒玩乐。看到两家主人扭打在自己,都跑了进来,小铲小扫架着白甲子,猴子们架着孙猢。

     俩人还在对骂。

     白甲子骂道:“是老子骑马战胜关帝爷,你小子跟着捡了个大便宜,成了水师战马总管!你不过是占了老子的光罢了!”

     孙猢还口:“你还有脸说!那乌骓马是我花几百年养出来的,你有啥功劳,你不记得你被乌骓甩下去,坐在地上嗷嗷大哭的模样了吧?!”

     白甲子被他揭穿糗事,一向爱耍酷装逼的他,顿时忍无可忍,猛的甩开小铲小扫,冲着孙猢扑上去就揍!

     俩醉汉从卫生都督府打作一团,打到南天门,又从南天门打到凌霄宝殿外边。

     小铲小扫也带着清洁工们跟弼马温府的一群猴子在天阶上打群架互殴,闹得不可开交。

     南天门守将看到之后,一边冲上去拉架,一边将此事抓紧时间汇报给了玉帝。

     玉帝闻知二人打架闹事,勃然大怒。

     他下令南天门守将将二人锁拿,绳捆索绑拴在擎天柱上。然后下令太上老君前来处置二人。

     太上老君是白甲子的师傅,闻知白甲子醉酒生事,摇头苦笑:“这个臭小子,又给我闹事!隔几十年非给本尊闹出一场事体!”

     然后架着彩云从兜率宫赶来。

     到了凌霄宝殿,向玉帝问明情况,赶紧来到擎天柱。

     看见弼马温孙猢和徒弟白甲子在天柱被黄金绳

     索捆的结结实实,他指着二人骂道:“好你二人!白天才赛马大战出了风头,晚上就醉酒闹事互殴!看老夫怎么收拾你们!”

     白甲子打架打累了,居然歪着头咕噜咕噜睡着了。孙猢也是筋疲力尽,打着酒嗝喃喃自语。

     太上老君念咒一挥手,发出一个彩光,俩人顿时就被击醒!

     白甲子头发凌乱,看到师傅现在面前吹胡子瞪眼,急忙说:“师傅,师傅,怎么回事,我怎么被捆着了?”

     孙猢也急得问:“太上仙师,我俩怎么被捆在这了?”

     太上老君怒道:“你二人醉酒互殴,从总管府打到南天门,又打到凌霄宝殿之外,玉帝闻知龙颜大怒,命老夫严惩不贷!”

     二人闻言大惊失色,孙猢恶人先告状:“太上仙师,是他白甲子先动手打我,欺负我!”

     白甲子冷笑道:“谁欺负你?明明是你对本尊出言不逊!”

     太上老君问了问身边的南天门守将温琼:“那群闹事的泼皮锁拿了吗?”温琼禀报:“两府闹事之徒已全部锁拿,羁押在天牢之中!”

     太上老君点点头说:“你们两府顽众闹事,也已经被锁拿!你们还是跟老夫到天司(天庭司法机关)对质!”

     二人知道全府被抓才知道事情闹大了!后悔不迭的暗暗叫苦。太上老君命温琼将二人押解到天司。

     经过一夜时间的对质,判定白甲子挑起事端,为首犯。孙猢纵徒揪斗,为次犯。

     白甲子大叫求太上老君看在师徒面子上,为自己说情。

     太上老君看到孙猢正眼巴巴看着自己,知道自己如果偏袒白甲子,必定会被孙猢宣传自己偏袒自己人!太上老君想了想,咬紧牙关说:“老夫这次不偏不倚,你们二人都难逃重责!”

     太上老君向玉帝汇报审查结果,为了自己的徒弟白甲子免得被扔下凡间,他故意把二人的罪名都往轻处汇报,以求在开脱孙猢的条件之下,开脱白甲子,可以把这件事压下去。

     玉帝却认为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如果不严惩,不能以儆效尤。

     第二天,斗战胜佛孙悟空自西天赶来,向玉帝说情,希望可以放过徒弟孙猢一马,让他戴罪立功。

     斗战胜佛的面子不能不给。

     综合考虑之后,玉帝下令:

     白甲子酒后行凶,贬下凡尘。孙猢纵徒揪斗,降为清洁工。

     但念二人初犯,并认罪态度良好,决定各自轻饶一步。

     白甲子降为南天门守门卫兵官,归温琼管辖。位列九品。

     孙猢免去水师战马总管,黜为弼马温,五百年不晋升!

     徒众各押天牢五十年!

     小铲,小扫贬为南天门普通列兵。

     听闻判决,白甲子心如死灰!自己苦苦在卫生大总管位置上熬了两千年,如今却黜为一个九品城门官,只能领导十名守门列兵。

     他孙猢因为有斗战胜佛的说情,虽说面子上贬黜,当不成了天庭水师战马总管,但还是弼马温,五品,等于没有损失!

     回府收拾行囊,马上要搬出卫生总管府了,所有家当一律罚没,只带着小铲,小扫和自己的两身衣服,一床铺盖,转赴南天门赴任九品城门官!

     本以为这就是结果了,谁知在抄没家当的时候,却出了大乱子,本来要上交天庭的那十粒金丹,居然不翼而飞!